Activity

  • 午夜前回到三十年前的家,
    身体十分疲憊,
    头脑卻很清醒,让我在天上不断寻找
    那些已经消失很久的群星。

    时代已变,
    不变的只是一些语言;
    看到校园里仍然稚气的少年少女,
    我多愿你和我是她和他。

    走在地名熟悉的街上,
    一切已变,包括早点含在嘴里的味道。
    我过去在这里上学时自称是北大的老人,
    現在已经真的是这里的老人。

    过去的岁月,
    和三十年间的位移錯过,
    变成经久清新的惆怅,在心中不灭的星 […]

  • 在北京第一次看到蓝天,
    是在临走的那一天。
    在淡蓝色的天穹下,
    故乡终于露出了一点它昔日的投影。

    我的家乡天很蓝,
    我的家乡云很白。
    在老槐树夏日的浓荫下,
    群山挂在天际的西边。

    回来了,却终日游走在看不到天的灰黄中。
    壮丽的城市却没有阳光投下的影子。
    我希望这是一场梦,却明白这已经不是梦,
    已经不再会有来自微曚天际的寒意
    将我从少年人的仲夏之梦中轻轻唤醒。

    真正悲伤的,
    是回到家乡, […]

  • 当我快五十岁时,
    第一次,
    站在船上,
    唱一支恋曲。
    看我并不满意的歌声,
    打动浅绿色的湖面,
    和船头的你。

    我们像恋人一般,
    穿着不约而同的情侣衫。
    谈的却是,
    生活,
    经历,
    和对不同的家庭的爱。

    生活是可爱的。
    有时最可爱的,
    正是岁月,
    智慧,
    和沧桑。

  • 回到子夜的家,鼻子里是久违了的尘土味的空气。
    拉开窗帘,手上是灰尘,身上是往昔没有的热浪。
    眼前是一排排大大的铅字,
    在各式铁条下,瞪着空洞的方眼框。
    对面的楼房不再是一整页翻开的书,
    让少年的想像在阅读中飞翔。

    飞机正点,
    却晚了三十年;
    回来时已经带着护照与时差。
    已经四点了,仍然热,天空仍然是暗红色,
    霓虹灯仍然在做广告,
    在街边小货车中睡觉的农民工半睁起饥饿的眼睛。
    没有孤独的灯窗,没有天 […]

  • 没有时间的开始,
    没有流离的终结;在美洲,
    被三十年代的尘风吹干,
    被四十年代的战火烧伤,
    被五十年代的胜利送往毁灭的单行线。
    但我听到寂静中的天籁,
    冲出尘世的迷乱,
    和伤痕累累的喧泻。

    干吗要预言,反正时间也没有终结,
    反正大地也没有边界。
    当我尘世之手伸向天堂之花,
    徒然地乞求心结,
    也同样地开放,
    眼睛能够闭下了,因为失败也不再遗憾。
    即使不能追随相伴,
    但只要能听到歌声,
    就超脱 […]

  •     北大附中求学记

      我在北大附中渡过了人生最美好的六年青少年时光,特别是高中的三年,让我终生受益菲浅。现在举几件小事说一下。

      教我初三平面几何的,是刘建业老师。他很瘦、其貌不扬、很矮、还瘸了一条腿。每次他慢慢用胳膊夹着大三角尺和圆规、一瘸一拐从走廊里走来给我上课,背后经常有同学低低的嘲笑声,那些嘲笑是连我这样那时正处于没心没肺的阶段的半大小子都听来心痛的。但他总是不文不火地,用他特有的严肃声音开始 […]

  •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捷克与布拉格 二三事

    一 浴火重生
    1918年10月的奥匈帝国风雨飘摇,岌岌可危:四年前那个夏天,一名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在帝国 […]

  • 好文章。

  •         “六.四”反思录

            引子、何去何从

      “六.四”过去已有四年多了;四年的时光,足以使人忘掉一切悲伤,改造一切记忆--来适应新的生活。如今,人们既不再关心是否有称其为“悲剧”的可能,又不再为此忿恨不平;而海外的一切“祭”,也不再使我感到悲痛;每年的这个时候,不同的政治实体都要照例动作一下,“六.四”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纯粹的纪念日。

      昨天,我有一个朋友做生意上海回来,谈到 […]

  •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这首太白先生脍炙人口的静夜思,如果告诉你她不属于我们以下要探讨的的近体诗范畴,你会不会失望呢? […]

  • 胡玮 started the topic 楼祭 in the forum 博雅漫记 1 year, 6 months ago

    楼祭

    在那里曾经度过四年大学生涯的28楼最近拆了。这一段文字,不是为了怀念,而是立此存照,以免将来或有的遗忘。

    【我的28楼,我的403】

    我在北大的四年,是1986年到1990年。在这四年里,我一直住在28楼403。在这四年中,我的朝夕相处的兄弟们是法律系经济法专业4班的刘旭东,陈英革,林田,孙树国诸君。我们五兄弟干过的最好笑的一件事,是去张三营军训的那一年。我们五个人的脸盆都是同样规格大小。为了提高效率,我们就把五个脸盆套在了一起。那时去张三营要坐慢车,七个小时,走的那天晚上,不知是激动还是怕误了集合,很多人都没睡好。于是出发的那天早上上,五个脸盆虽然套在了一起,可是并没有说好有谁负责。到了张三营我们才发现五个脸盆还在403。去过张三营的人也许还记得,当时虽然是夏天,可是早上起来很冷 (承德,围场那个地方本来就是清朝皇帝的世外桃园和避暑天堂),水管里的自来水更冷。…Read More

  • Sad.

  • 初日照森林,

    古树颇淡定。

    缓缓送清风,

    徐徐悦我心。

    天高鸟飞远,

    政肃人愈明。

    致世皆尧舜,

    冤愁不复闻。

  • 岁末感怀乱纷纷,

    浓霾大雾日如熏。

    中东战鼓一甲子,

    血溅巴黎两度闻。

    可叹天使填怒海,

    当怜地动震津门。

    蚊蝇虎豹何时尽,

    唤我蓝天与白云。

  • Edith Trevino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1 year, 7 months ago

  • http:/

    My homepage Freedom Tax Lakewood

  • Peter Wang replied to the topic 征求书名 in the forum 博雅漫记 1 year, 7 months ago

    拿掉博雅, “心灵的琴弦”

  •   在人类的黑暗时代里,个人的良知和良心是使人性生存的明灯。

      我的方叔叔就是这样一盏我生命中的明灯。当我过早地失去父亲、在黑暗中迷失时,是他默默地担负起一份像父亲一样教育我的责任。他是第一个像孩子一样与我们孩子玩的大人。他在每个夏日的午后都带我和他的孩子去大自然里游泳。他是唯一一个平等地与六岁的我和其他小孩每天不厌其烦地争论问题的大人。他在那个靠撒谎生存的黑暗时代里指给我看真实之中的光明。也是他示范我在任何时候都不 […]

  • Wayne Mckeever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1 year, 7 months ago

  • Load More

Forums

Close the Content Dock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