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 (译)

In Poetry by Hao Wang

 

荒原

T.S. Eliot (埃列特)1922年作

汪浩 2015年10月30日译

译者题记:近日诗友在读荒原,我发现网上的中译本要么不是很准确,要么译者的解读和我不一样。故此直译此诗,供读者参考。

引子:我曾看见库米斯的西比尔女巫吊在笼子里,男孩们问她在做什么,她说,“我想死”。

献给爱兹拉庞德

他是更卓越的工匠

一、死者的葬礼

四月是最残酷的月份,

从死去的土地里滋生丁香,

把记忆和欲望混在一起,

用春雨搅拌着呆钝的根。

冬天为我们保暖,

给地球覆盖上健忘的雪,

用干燥的块茎来喂一点点生命。

意外的夏天,

随着一场阵雨,

来到斯丹博杰西;

我们在柱廊下躲雨,

然后在阳光下,

走进了宫廷花园,

喝了咖啡,聊了一个小时。

“我不是俄国人,原籍立陶宛,是纯种德国人。”

当我们还是孩子,住在公爵家里,

是我的表弟家,他带着我出去滑雪橇,

我很害怕。他说,“玛丽,

玛丽,抓紧了。”我们冲了下去。

在山里,你感到自由。

我整夜在读书,想去南方过冬。

在这乱石堆里,

什么根在扭曲,什么枝干在生长?

人子啊,你说不出,也猜不到,

你知道只有

太阳拍击的一堆破碎景象,

枯树没有遮蔽,蟋蟀不使人轻松,

焦石间没有流水的声音。只要

这红色的岩石下有一片阴影,

(请进来吧,到这块红岩的影子里),

我会让你明白,它既不同于

早晨随你健行的身影

也不同于傍晚起身迎接你的身影;

我要给你看到一捧尘土中的恐惧。

清爽的风在吹

吹到我的家乡

我的爱尔兰之子

你在何方

“一年前你最先给了我风信子;

他们都叫我风信子女郎。”

- 可是等我们从风信子花园回来,很晚了,

你两臂抱满,头发湿湿,我

说不出话, 也看不见,我

不生不死,毫无知晓,

一声不响,直视光的心脏,宁静

枯燥和空寂是大海。

索索思最夫人,著名的先知,

患了重感冒,但

她是公认欧洲最有智慧的女人,

拥有一套古怪精灵的纸牌。她说,

这是你的牌,淹死的腓尼基水手,

(那些珍珠曾是他的眼睛。看!)

这是贝拉多娜,岩石的夫人,

遭遇多变的女士。

这是带着三根杖的男人,这是轮盘,

这是那独眼商人,还有这张牌,

空白的,被他背在背上,

是不允许我看的。我找不到

被绞死的人。怕死在水里。

我看见成群的人,在圆圈里走来走去。

谢谢。如果你看见可爱的伊葵彤夫人,

告诉她,我会自己带着星相图:

这年头一定得小心。

虚幻的城市,

在冬天早晨棕色的雾里,

一群人流过伦敦桥,很多很多,

之前我没想到死亡毁了这么多人。

叹息,短促而难得,被倾吐出来,

而且每个人只盯着自己的脚前面 。

人流上山,人流下到威廉王大街,

流到了圣玛丽乌尔诺的大钟

敲了九点钟死气沉沉的最后一响。

在那里我看见一个熟人,拦住他,哭叫道:“斯坦森!

“你我曾一起在麦来的船上!

“去年你在你花园里种下的那具尸体,

“它发芽了吗?今年会开花吗?

“还是突然来的霜冻搅乱了它的花床?

“哦,千万要把狗撵开,那是人类之友,

“不然他会用他的指甲把它抠出来!

“你!伪君子!-我的同类,我的兄弟!”

二、博弈(一盘棋)

她坐着的椅子,像发亮的宝座,

在大理石上闪闪发光,明镜

由铸成果藤的支架托起

一个金色的丘比特从那里探出头来

(另一个把眼睛藏在他翅膀下)

明镜把七叉烛台的火焰变成两倍

把光反射到桌上

她的珠宝从缎套里倾泻出五彩缤纷

在桌上和那烛光交汇。

在象牙和彩色玻璃瓶里

瓶口大开,藏着她那怪异的合成香料,

膏状,粉状,或液体 - 困扰和困惑

把感官淹没在香味里,

被从窗外来的新鲜空气搅拌着,这些向上升起的

饱满而修长的烛火,

把烟雾抛入屋顶,

搅拌着的格子天花板上的图案。

巨大的含铜的海木

被烧成绿色和橙色,由彩石围着,

在这悲伤的光娓里一只木雕海豚在游泳。

在那古旧的壁炉架上展览

像似一个窗户让位于田园景象

菲洛梅拉的化身,因为遭到了野蛮国王

的强暴;但那夜莺

仍把沙漠注满了不容侵犯的歌声

她还在哭叫,世界也还在追逐,

“急啊急啊” 不知情的凡人也能听到。

那些不可言传的故事

流传在墙壁上;凝视着

探出身子,倾斜着,就沉默了那封闭的房间。

脚步在楼梯上拖曳。

在火光里,刷子下,她的头发

摊开成激情四射的点点

烁烁成词,然后又猛然沉寂。

“今晚我精神很坏。是的,很坏。别离开我。

“和我说话。为什么总不说话。说呀。

“你在想什么呢?想什么?什么?

“我从来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啊。”

我想我们是在老鼠窝里,

死人在这里丢了他们的骨头。

“这是什么声音?”

门缝下面的风。

“那是什么声音? 风在干什么?“

              没有,没有什么。

“难道你什么也不知道?你什么也看不到?你什么也记不得?”

我记得

那些珍珠曾经是他的眼睛。

“你是活着,还是死了?你脑袋里难道什么都没有?“        

但是

诶呦,那莎士比亚小调-

如此优雅

如此聪明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我要冲出去,走在街上

“披着我的头发,就这样。我们明天该做什么?

“我们究竟做什么?”

十点要热水。

如果下雨,四点要封闭的车。

此外,我们会下一盘棋,

揉揉合不上的眼睛,等那敲门的声音。

丽儿的丈夫复员了,我说 -

我不讳言,我亲自对她说,

快走吧,到时间了

现在,艾伯特要回来了,你的做好准备。

他会问他给你的钱你怎么花的

他让你整牙。是的,我当时在场。

你把牙都拔了吧,丽儿,换一套好的,

他,我发誓,实在受不了你的样子。

我也受不了,我说, 替艾伯特想想,

他从军四年了,他想要欢乐,

如果你不给他,别人会给,我说。

啊,有别人,她说。差不多吧,我说。

那我就知道该感谢谁了,她说,瞪了我一眼。

快走吧,到时间了

你不喜欢就随你,我说。

如果你不能,其他人可以挑选 。

但是如果艾伯特跑了,别怪我没说到家。

你真不害臊,我说,看上去这么老。

(她才31岁)。

我也没有办法,她说,愁眉苦脸的,

都怪那些打胎的药丸,她说。

(她打过五个了, 小乔治差点送她的命。)

医生说就会好的,但我已是另一个人。

你是个傻瓜,我说。

好吧,如果艾伯特不放过你,就麻烦了,我说,

如果你不想要孩子,你为什么要结婚?

快走吧,到时间了

嗯,那个星期天艾伯特在家,他们吃烧火腿,

他们叫我去吃饭,要我趁热吃

快走吧,到时间了

快走吧,到时间了

晚安 比尔。晚安,卢安。晚安,玛雅。晚安。

再见。晚安。晚安。

晚安,女士们,晚安,甜蜜的淑女们,晚安,晚安。

三、火的训诫

河的植被已经没了:最后的几片叶子

已卷起来落到潮湿的岸边。风

吹过棕色的大地,无声无息。仙女们都走了。

甜蜜的泰晤士,轻轻地流,直到我唱完我的歌。

河上不再有空瓶子,或三明治的包装,

也没有丝绸手绢,硬纸箱,或烟头

或其他夏夜的证据。仙女们都走了。

以及她们的朋友, 城里老板们的纨绔子弟们;

都走了,没有留下地址。

在莱芒湖畔我坐在地上哭泣。 。 。

甜蜜的泰晤士,轻轻地流,直到我唱完我的歌,

甜蜜的泰晤士,轻轻地流,我声音不大,也不多。

可是我听见身后的一阵冷风

白骨咯咯响,笑嘴合不上。

一头老鼠幽灵般穿过草地

在岸边拖着它粘湿的肚子

一个冬天的傍晚,在煤气厂后面

我在沉闷的河道上垂钓

思念着国王哥哥的残骸

和早先去世的父王。

在低处潮湿的地上赤裸着的是白色的尸体

森森白骨遗弃在一个矮小而干燥的阁楼上,

年复一年,被老鼠的脚拨来拨去。

但是在我背后我时常听见

喇叭和汽车的声音,是它

在春天把斯威尼带给波特女士。

诶呀,月亮照​​亮波特夫人

和她女儿

她们在苏打水里洗脚

诶呀呀,在教堂的圆顶下,是童男童女的歌声!

突突突

锵锵锵锵锵锵

粗鲁而强暴

特鲁王

虚幻的城市

在冬日正午棕色的雾里

尤金尼德​​斯先生,那个士麦那商人

胡子拉碴的,口袋装满了葡萄干

刚到伦敦:文件在手,

用粗俗的法语请我

到加农街饭店午餐

然后到大都会度周末。

在那暮色苍茫的时刻,眼与背脊

从办公桌上升起,人的引擎

像一辆出租车一样怦怦等候,

我,提瑞西阿斯,虽然失明,仍在两个生命间搏动,

一个有了皱皱巴巴女性乳房的老人,可以看到

在暮色苍茫的时刻,总是让人

想家,把水手从海上带回家,

下午茶时间,打字员回到家里,打扫了早点,点了

她的炉子,摆出一罐罐食品。

窗外心惊胆战地挂满了

她晾干的衣服,任由夕阳的余晖抚摸,

在沙发上堆着(晚上就是她的床)

袜子,拖鞋,背心,和紧身衣。

我,提瑞西阿斯,有了皱皱巴巴女性乳房的老人

感知了这一幕,并预见了其余的 —

我也等待那预期的客人。

他, 满脸疙瘩的小伙子,来了,

一个小公司的职员, 一种大胆的眼神,

洋洋自得的下层人,

好像布拉德福德的百万富翁头上的丝绸帽子。

现在正是时候,他猜对了,

饭已经吃完,她已厌倦和疲惫,

他开始爱抚和挑逗她

即便不欢迎,也还没反对

兴奋而坚定起来,他全面进攻;

探索的双手没遇到阻碍;

他的虚荣心并不需要回应,

不反对对他就算是欢迎。

(我提瑞西阿斯曾经忍受过

这张沙发床上发生的一切;

我可是曾在底比斯城墙下面坐过,

与最卑微的死人们为伍同行。)

他给了一个最后的吻,

就摸索着走了, 楼梯上灯也没亮。 。 。

她转身照了一下镜子,

丝毫没理睬那个离去的情人;

她脑子里模模糊糊地有个念头:

“这不完事了:我很高兴这一切都结束了。”

当可爱的女人做完失足的傻事

在屋里,独自一人,踱来踱去

她机械地用手抚平了头发,

把一张唱片放在留声机上。

“在水上,音乐像幽灵般从我身边流过”

顺着斯特兰德,直到维多利亚街。

哦,金融城,有时我能听见

泰晤士下街的一家酒吧旁边,

一个曼陀林宜人的哀鸣

和里面传来的一声声喧闹

渔贩子们在里面午休:殉道堂的墙上

有着不可思议的爱奥尼亚白色和金色的辉煌。

               长河汗浸

               油及沥青

               驳船漂移

               随浪为新。

               阔展帆红

               随风抖动

               方向背风

               桅杆沉重。

               驳船破浪

               大木漂荡

               格林威治

               犬岛后方。

                                 喂啊啦啦,累啊

                                 哇啦啦,累啊啦啦

               伊丽莎白

               莱斯特尔

               船桨摇来

               金镶船尾

               赤金相间

               潮涨轻快

               波抚两岸

               西南风吹

               船向下游

               钟声清彻

               白塔悠悠

                                 喂啊啦啦,累啊

                                 哇啦啦,累啊啦啦

“电车和堆满灰尘的树。

海布里让我厌烦。里士满和邱

毁灭了我。在里士满我抬起我的膝盖

仰卧在独木舟的船底。”

“我的脚在穆尔盖,我的心脏

在我的脚下。活动结束后

他哭了。他立志“新的开始。”

我无言以对。我该怨恨什么?“

“在马盖特沙滩,

我可以把空寂连到空寂。

破碎指甲肮脏的手,

我的人们谦卑的人们

什么也不指望“

                       啦啦

于是我到迦太基来了

灼烧啊灼烧

主啊,救我出来吧

主啊,救我

燃烧

四、水里的死亡

佛礼巴斯,腓尼基人,死了两星期的同道,

忘记了水鸥的鸣叫,深海的浪涛

以及亏损与回报。

                                   海底的洋流

窃窃私语,啄着他的骨头。

起落之间他经历了年青和衰老

进入了漩涡。

                                   非犹太人还有犹太人

你们转动轮盘和观望风向,

还记得佛礼巴斯吗, 他曾经象你们一样英俊高大。

五、雷的训诫

火炬把汗湿的面孔映红了

花园在霜冻后沉寂

乱石堆里的苦难

呐喊和哭泣

监狱、宫殿、和

春雷在远山中的震撼

活着的已经死了

还活着的正在死去

只有一点点耐心

这里没有水,只有岩石

岩石、干旱、和沙路

蜿蜒山间的路

山里只有岩石,没有水 

如果有水,我们应该停下来饮水

岩石里一个人无法停下,不能思考

汗是干燥, 脚在沙里

要是岩石里有了水

死寂的山的龋齿的嘴,也吐不出水

人们在这里既不能站也不能躺也不能坐

山里甚至没有宁静

只有干打不育的雷也不下雨

山里甚至没有孤独

只有愠怒的红脸在冷笑着咆哮

干裂的房子的门口

                             如是山有水

                             没有岩石挡

                             若有岩石在

                             也有清水淌

                             再有清水漾

                             潺潺溪流

                             岩石绕池塘

                             只有溪涧响 

                             没有苦蝉伤

                             干草在歌唱

                             流水漂石上

                             画眉松间唱

                             滴滴复滴滴

                             还是无水殇

谁是那位总是走在你身边的第三者?

我数的时候,只有你和我在一起

但是当我朝前望着那白路

总有另外一个走在你身边

优雅地裹着棕色的斗篷

我不知道那是男人还是女人

- 你的另一边到底是谁?

高高的天上是什么声在响

像是慈母悲伤的倾诉

那一群簇拥而至的蒙面人是谁

在一望无际的平原那边,在干裂的土地上跌跌撞撞

只是被地平线圈着

山那边是什么城市

苍茫暮色中破裂、修好、再爆发

倒下的塔

耶路撒冷、雅典、亚历山大

维也纳、伦敦

虚无缥缈

一个女人把她长长的黑发拉紧

在那琴弦上拨弄轻声的音乐 

娃娃脸的蝙蝠在暮色中

吹叫着,拍着翅膀

头冲下沿着熏黑的墙爬下

塔在空中倒挂着

隐隐约约的钟声报着时

还有发自空水槽和枯井的歌声。

在山间那个破败的洞里

淡淡的月光中,野草在歌唱

在教堂附近坍塌的墓地那边

教堂是空的,仅是风的家。

没有窗子,门是摇晃,

干骨头不能伤害任何人。

只有一只公鸡站在屋脊上

哭哭泣哭哭哭泣哭

在一道闪电。然后是湿透的阵风

带来了雨

恒河水位下降了,疲萎的叶子

等待下雨,

乌黑的云在远处聚集,在喜玛顽山那边 。

丛林在蜷伏着,静静地蹲伏着。

然后雷声响了

嗒哒:我们给了些什么?

我的朋友,热血震动着我的心脏

刹那间果敢献身的非凡勇气

一个谨慎的时代永远不能挽回

由此,由此而已,我们是存在着

在我们的讣告中找不到

在蜘蛛好心掩藏的记忆里找不到

在我们的空房间里

精瘦的律师打开的密封下也找不到

哒呀哒哇:我听到钥匙

在门上转动一次,只一次

我们想着钥匙,各人在自己的监狱里

想着钥匙, 各人认定了自己的监狱

只在黄昏时分,灵界谣言纷纷

垮掉的科利奥兰纳斯复活了一会儿 

哒呀嗒:船欢快地回应着

熟练能干的手里的帆和桨

海是平静的,你的心脏本来也会

欢快地回应着邀请,会听命于

那万能的手

 

                    我坐在岸上

垂钓,背后是干旱的平原

我应否至少把我的田地收拾好?

伦敦桥要塌下来塌下来塌下来

他把自己投身于炼狱之火

我如何能像燕子?燕子,燕子

阿基坦王子在坍塌的塔楼里

我把这些碎片敛到我的废墟

你想斗,我就和你斗。 黑柔尼莫又疯了。

嗒哒。哒呀哒哇。哒呀嗒。

                  山地 山地 山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