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Chinese Memories, Poetry, 湿瓷绘 by 成朴

 

          河

          一

  不安地湍动着的河呵,你是要对太阳说些什么呢--

  我看过北方的河,在巨大的山峰间,在巨大的云朵下,巨大的峡谷中:只是那么一点儿涓涓细流。
  我看过南方的河:在一片湿润的雨中眯起眼睛;
  我也见过梦中的河--是那未明的天的颜色。

  在朝阳下我看过河,
  在夕阳下我看过河,
  在雨后我看过河,
  在漆黑的子夜里我看不见河--只能听听它的声音。

  何时才能将我渡送过那一边去呢?我问你,河!

          二

  我一个人坐在河旁,
    象一片秋叶--璀璨、金黄;
      眼睛望着远处,久久地坐在那里。
  这小小的秋天,使我的心感到这样的旋转,
    在生与死,离与别,来与往中,
      感到哽咽;
  许多世纪来的游魂,
    那些美妙的神思,那些热情的希望,
      那些我们人性中的至圣、至神,
  不过象这些破碎的秋叶,
    消亡在无常历史的中,徒然给人以空然的希望,
      我觉得我已经说不出话……
  是一阵风把我唤醒,是几粒种子
    落在了我无意地向前伸出着的手中,
      我抓住它们,凝视着,一下想到了我自己;
  歌声从四宇中响起来,
    秋的世界在眼前摇曳,
      热切的泉流亲吻着我的脸;
  是的,我感受到了身旁的河--在沉默中流淌着的力量了,
    万物在死亡的萧索中冲腾,
      追逐着完美的存在,不再是为了一层意义的贝壳,
  尽管将在这追寻中枯萎;
    仍将生命的河渲染得五彩缤纷,
      将死亡也熔入这生命的河;
  --是的,我虽落在这里,
    却不仅是一片秋叶;
  是的,当我明白了这一切,感受到痛苦的巨大拍击,象潮水一般地周而往复的时候,
    就再也不怕在死亡的夸耀中,
      随忘川而下了!

          三

  每一条河都是我的老朋友
  每一条新结识的河都在沉默中与我打着招呼
  我洒我的泪在每一条将要离去的河中
  而它们的眼泪撞击着它们的胸膛,--这便是我的生命。

  当我走进河水中的时侯,我身体里的水简直是急切地想要加入那个行列,
  在春天刚解冻的河水旁我也欢呼雀跃地发出潺潺的声音,
  在酽酽的夏日阳光中我的心在树梢儿上高挂,
    我要飞过这条河,象雀儿一样;
  当秋天的冰冷的寓言使河水变得澄清的时候,
    我把我所有的落叶都在它的面前打开,祈求它带走我所有的悲伤……
  人呵,你不也在--你的生活和你的友谊中飘泊吗?
  河水欢乐地顷倾入大海,而你们却因想要永恒而沉默。

  只有在凛冽的冬天,河水只在黎明前的天际闪着光;
  我想河是永存的;虽然我正走在只有卵石的河滩上。

  河呵,我也常常想,你是一个小小的行列,因痛苦而欢歌,因欣喜而流泪,也因苦闷彷惶而流得欢畅--你盛大的河床不常常是干涸的吗?让人们去从那许多卵石中去猜你梦中的浪花啊!

          四

  我的生活沉默得象一条河,
  我的感情冲撞得象一条河,
  生活的不多的几次浪花,--又落入了它的洪流,
  带了更多的向前去的力量;呵,河。

  我小的时候同学们管我叫“他没有父亲--他爹死了!”
  然后是一段在冬风中跑着的历史,
  我以后的生活沉默得象一条真正的河,
  一条流向启明星的河,一条流向太阳的河;

  我携来的是高原的泥沙,我携着那里古远的记忆。
  我带来的是干旱,我带走的是水,
  不知是什么力量拖曳着我向前去,我并不需要海:在海中我仍将孤独地前行。
  从我的金黄色中打去一桶水吧……

  我们是些沉默的寓言家;因为我们将茂盛,我们不能说;因为我们将凋零,我们也不能说。
  荫翳便是我们的存在,沉默便是我们的果实,我们的生命一年四季。
  我们是些寓言家,我们是片森林;
  我们是森林,我们是片寓言家--呵,这些河流的年轻的母亲。

  也许我会用我的一生去写一首诗:《河》
  因为只有它赞颂过我这微茫的生命。

          五

  北雁南飞双翅东西分上下,
  西水东流两岸南北隔春秋。
  就是这一条寒江,在我心中汨汨流淌。

  让财迷们得到珠宝,让野心家们得到权力,让暴君们得到血腥--的历史啊:
  --让我得到一点歌声吧!

  多少人我们想感谢,多少人我们想拥抱,多少人我们想亲吻;
  多少话儿是宿命的述说,
  然而他们沉默的面孔匆匆地从我面前流过
  流过了,不过是站在河的岸上--挥挥手。

  大海呵,你不也是--一条盛大的河嘛!

  使那踯躅不前的,是谁呢?
  使心这么沉静的,是什么呢?
  那波涛再也不去追逐它的同伴,它的方向,和它的跳跃了。

  没有交往的歌声在我灵魂中的山谷里回荡着,汲走了它生命的一切活力与热情;
  我的心儿,对着空空蒙蒙的烟雨,做着它渴望的表示;
  而你蜿蜒无尽的歌声,在我的夜幕里,找到新的源泉了。

  河呵,你这浑浊的一滴,使我明白这“生”的序列的伟大和无限了。

          六

  昨天的傍晚,我还在运河中嬉水,
  我的肢体累了,仍然不肯离去。
  它匆匆地流过我的身旁,象是一个好朋友一般--挥了挥手,没有说出要说的一句话,便离去了。波光的吻,浸入了我的肌肤,使我全身异常明洁。
  它奔涌着,它冲撞着,它在夕阳下闪着光;穹形的向上拱起的水面,哗哗地滑过两岸的白杨绿柳,而此时校园里那个青山环抱中的湖,早已绿得象一汪鸡蛋清了。
  深秋的寒意使河水缄言,也使我严肃;沉默在沉思间歌唱着,河水清澈异常;冬风在远处的地平线上咆哮,草木笔立,夕阳正向金色的山脉慢慢落下。
  它看着我,它匆匆流过;
  --我懂了,它是在用养育海燕的爱情,来对待我;我伸展开我的两条上臂。

注:“校园里那个青山环抱中的湖”指北大的未名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