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张船票 : 911九周年之际为死者和未来祈祷

In Essay, 湿瓷绘 by Hao Wang

 
我的一张船票 : 911九周年之际为死者和未来祈祷
汪浩
2010-09-12 06:45
标签:911杂文反恐纪念纽约世贸中心世贸大厦曼哈顿
九年前的今天,我和同事在纽约世贸中心目睹了恐怖主义袭击的一幕。
那一周我在世贸中心附近为美林公司提供管理咨询服务。美林的办公室分布在世贸对面的国际金融中心和哈德逊河对岸的泽西城。记得前一天从泽西城乘坐渡轮回到曼哈顿,同事和我为能回到曼哈顿洗掉一天的忙碌而高兴不已。途中看到橘红色的夕阳反衬在世贸中心镜子一般的双塔上,一片灿烂。纽约高楼林立的蓝色轮廓镶嵌在橙红色的夕阳反射和淡蓝色天空及河水之间,饱含一种安详和包容。纽约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世贸双塔则是这个最伟大城市的标志。
第二天我们起了大早,八点十分左右我们已来到世贸中心南楼下面准备过街去美林。突然一声巨响,南楼上方背面冒起浓烟。因为我们在南楼背面,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旁边有人猜测是不是小飞机训练时不小心撞上了。我马上给在波士顿工作的太太打了电话,跟她说可能一个小飞机撞上了世贸中心。一个美国妇女在我旁边突然哭了,她说,上帝阿,我先生就在南楼顶端工作而且他已经上班了。她向我借了手机但是无法拨通她丈夫。我和同事深为这位妇女焦急,但我们在南楼底端仍然不知事情的严重性。
八点半左右,我们来到哈德逊河边各买了两张渡轮船票,为当天回到曼哈顿做好准备。八点四十几分,刚刚登船不久,就眼睁睁的看见一架联航客机低空向世贸大厦飞来,直直地撞入北楼。我们心中已再无疑问,这不是什么训练机事故,这是一次恐怖袭击!
接下来我和同事乘坐第一班轮渡离开曼哈顿到达新泽西。我的手机已无法使用,因为太多的人在通话拨号,整个移动通讯网络已瘫痪。街上黄色的士一下子已无影无踪。我们决定向曼哈顿的反方向走得越远越好。这使我想起当年在北大军训时向原子闪光反方向拉练的情景。幸好泽西的公共汽车还在运作,我们搭上去新沃克的一趟车。途中谣言四起,有人说美国空中有四百架飞机失去控制,有人说芝加哥西尔斯大厦被撞,有人说白宫和国会山被撞。大约半小时后我们已能见到远处世贸大厦越烧越烈。不久后见到尘土和浓烟滚滚,有刚上车的人说南楼已坍塌。很快有人说北楼也塌了。我同事已热泪盈框。我只能岔开话题来安慰她。
后来的事已经麻木了。到达新沃克后第一件事是发现一架撞入华盛顿国防部五角大楼的一架飞机就是从新沃克起飞的。我想远离危险的愿望并未达到。新沃克全国性交通已经瘫痪,我们是无法回波士顿的。当地的宾馆酒店已人满为患。庆幸的是我们在一家希尔顿酒店找到一间房。从宾馆电视上我们了解到911恐怖袭击的全貌。听说世贸中心上千人失去生命。后来我的手机也能用了,发现在911当天8时45分左右朋友和亲人留了13个电话问候。那时整个美国亲情激动,给纽约人民各种援助。布什政府得到空前强大的支持。江泽民代表中国政府毫不犹豫地支持美国声讨恐怖主义。我也听到了华人在世贸大厦舍己救人的事迹。后来美国说一不二地入侵阿富汗,拔掉本拉登的据点,是符合美国的民族性的。二战时美国因为珍珠港事件一举参战,如同出一辙。
我们避难三天后公司派来一辆车把我们接回了波士顿。到家后整理行装时发现了我的第二张船票,上面的时间打印的是2001年九月11日8时38分。本来我是要用它在911那天从泽西城回曼哈顿的但是后来没能用上。我就把它放在了我的一个“我爱纽约”的茶杯里永远祭奠那2300个失去生命的人。每当我看到这张船票,我就祝福那2300人的家属平安,深知没有任何事是可以弥补他们的损失的。到后来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失去了更多无辜人的生命。可以说九年以来这张船票的重量是只增不减的。
911事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九年以来世界的走向。我们看到一个成熟的社会在对与错的关头总是团结一致的。我们也看到一个同仇敌忾的社会在失去冷静后会作出错误判断的。和中国人民相似,美国人民是很坚强的,过去九年他们失去了很多,但总是能重新站起来迎接挑战的。在我祭奠过去九年中为反恐而失去生命的人的同时,我祝愿美国能纠正九年来失衡的政策,重新走上重视民生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