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木生

In China, Poetry, 湿瓷绘 by Yonghai Chen

 

张木生

他从不通公路的山里来
穿着一双崭新的白球鞋
一张兴奋好奇的苹果脸
很快变成了一砣生锈的铁
哎呀,脸像锈铁一样的张木生

他的口袋空空的没有钱
掏了半天他掏出来尊严
他斜着眼看每一个路人
迈着一样的步啊却走着不一样的路
哎呀,走着不一样路的张木生

爱上一个活泼可爱的北京女孩
对人是糖水蜜桃,对他是油炸尖辣椒
明年他就要满26
可他还没有碰过姑娘的手
哎呀,没碰过姑娘的手的张木生

望着渐渐枯萎的向日葵
他流下了几滴泪
不是可怜自己注定的失败
而是失败注定是非常难看
哎呀,失败得非常难看的张木生

不知道谁摁下了他的play键
他又喊又叫走到了队伍最前面
一双手时常被人紧紧握住
他心里又是激动又是想哭
哎呀,又是激动又想哭的张木生

破旧的地图还挂在床头上
红箭头还指着六郎庄
过去的一切变得那么遥远
未来会怎么样他想都不想
哎呀,未来会怎样啊张木生

这个城市一定有病
但他只嫌自己病得太轻
白天夹着尾巴,西装革履
黑夜拿着刀子,自己修理自己
哎呀,自己修理自己的张木生

他从不通公路的山里来
再也没有回到山里去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再也看不到过去的痕迹
哎呀,看不到过去痕迹的张木生

1999年。此歌收入2005年北大原创音乐20年纪念唱片《未名湖是个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