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人床布鲁斯

In China, Poetry, 湿瓷绘 by Yonghai Chen

 

单人床布鲁斯

大张辉喜欢成熟
小张辉喜欢幼稚
他们都学会了平四
学会了把女孩拉来推去
老杆写了15页的信
给100米外的陌生女孩
自己去当邮递员啊
还拉我去当咯咯笑的电灯

苹果脸带我们进屋
却到隔壁去说话
使劲弹她的破琴
只招来几只乌鸦
“坚持就是胜利”
胜利结果还是滚蛋
潇洒地挥一挥手
没带走一片云彩
 
老隋要去大连小崔家,小孙要去天津师范学院
老麻摆开了地图,画了几根拐弯的线
坐在哈老大的床上,我弹我的单人床布鲁斯

周哥只会三个和弦
但他换了五把吉它
就像他身边的姑娘
把他的生活分成了几块
“吉它是我的生命
琴弦是我的心脏
只要我手还能动
那我就还能够思想”

“啊她是我的教堂
但她不让我膜拜
啊她是我的圣经
但她不让我翻看”
痛苦的人啊扭曲的人
有谁有这样的虔诚
午夜的宗教把你
烧成一根发红的铁棍

小孙在墙上写ML,老隋挂上毕加索
老麻竖起了衣领说,他的灵魂经得起一层层往下剥
坐在哈老大的桌上,我弹我的单人床布鲁斯

猴三怀揣着血字床单
却没有勇气展开
人潮推着他往前走
他手心里全都是汗
立交桥下的歌声真响
广场上的星星真亮
只是这么静静一夜
就好像过去了十年

母猪举起了拳头
一下子变成了老虎
不来一点狠的
以为我只会吃素
魔术师喊了一声变
青蛙头上多了顶冠
观众热烈鼓掌啊
结果发现没有了膝盖

老隋接到了UCL通知书,小孙开始研究圣经故事
广场上坚定的革命者,自由女神下犹豫的基督徒
躺在鸡鸭鱼的床上,接着弹我的单人床布鲁斯

啊老麻又要去南方
绿挎包塞进了毛巾和牙刷
上次是传播革命思想
这回准备做吃肉的和尚
一个没有电话本的人
总是消失在电话上
一个热爱火车的人
总是被火车一脚踢下无名车站

小许推荐塞莱斯预言
还有水晶头骨迷案
“看那命运之轮
在肚子里不停地转”
“说什么我都不信
不管是大师还是爱情”
没方向的人啊总是没劲
“现在我只想着女人”

老隋开了啥子技术公司,在华尔街炒股
老哈摇身变成了海龟,爬进了《名人》《财富》
而我学会了气沉丹田,弹我的单人床布鲁斯

Vecent机械地按着喇叭
他已经习惯这乌央乌央
老陈慢悠悠踩着单车
好像在欣赏耳塞里的mp3
蔡头戴上三个表啦
脸上开满了向阳花
都说他屁股下压着个火山
就是不知道啥时爆发

戴着面具先知出来预言
“这城市将撕成两半
它们灵魂互相排斥
肉体却永远无法分开”
分裂的人啊自恋的人
在时间的床板上翻滚
难道生活还没有
把你压成一张肉饼?

老老隋不再关心无后,小小孙已经会打酱油
老麻电话里说来啊,跟我念阿弥陀佛
我躺在沙发床上,给宝宝弹那单人床布鲁斯

1999年,未谱曲。歌词来源于北大生活,但是以张冠李戴并且扭曲的面目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