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匠

In China, Culture, Poetry, 湿瓷绘 by 成朴

 

          一

  如果我有一个爱人,我将只在星欺六的晚上与她会面一次,说一声:“我爱你”--其余的,就让越来越沉的风,越来越浓的夜,去填写吧。
  因为我知道:我微不足道的魅力,并不能长久地吸引她;我的爱人,她也只有当幼稚得可笑的时候才会吸引我;因为生活是海,也因为坐在大自然里的我,是微不足道的。与其让两个年轻人互相厮守互相搀扶,不如放她和他去海里冲浪。恒长的时光,毕竟不厚待短暂的青春。
  当一个星期之后他们从疲乏的大海中爬上海滩的时候,天黑了,山与海也相遇了。

          二

  当我死后,请别将我葬入墓地;那里亲人们会为我哭,朋友们会为我惋惜,然后是遗忘和怜悯;那里有的只是沉重,那里并不沉静。
  好了,请把我带到儿童公园去吧,好心的人;偷偷地埋在那里,象一撮新土,因为我爱这样;让快乐的小脚们从我身上踏过,让他们的游戏变成我梦中的一朵朵小花,因为我爱这样。
  在孩子们的喧闹声中我会无缘无故地微笑着,从而获得永恒沉静而甜美的生命,因为我爱这样。

          三

  大海,蓝色的无垠的大海,你在心中涌动着,在风暴中发出狂啸,在星夜下泛起波光;冲撞着悬崖,洗浴着沙滩,载起崇拜者,自由地,无拘无束地,在朝阳或是夕阳下澎湃。
  大海呵,可当我见到你时,却是黄色的。泥泞的,粗笨的;匍伏在码头脚下,身上裹着厚厚的灰烟。你好不容易爬到我的脚下,却又退却了,让人摸不透你的意思;你载起沉重的货轮,发出奴隶般的吭坑吱吱的声音。
  大海,那蓝色的,在我心中涌动着的大海……!

          四

  我要做个花匠,一个种植鲜花,管播种、浇水、剪枝和守望,不管吃饭、穿衣、公式与数据、分争与平仄,也不想力挽狂澜的人--一个业余的花匠。
  在轻悠的白云下,在绿的或是黄的大地上,我在干着;是个艺术家也是一个地道的农人:浇水,除草,间苗,剪枝;在每一声叹息中,有的是劳累的芬芳,有的是笑着的希望;偶尔,我也会凑近龙头猛喝一气--那是我给我的园子准备的澧浆。
  我就要去说--告诉他们,我将去,每个星期天,每个暑假和每个节日--什么都肯干,什么都不要--只愿他们让我当个花匠。

注:这是我在一个历史关头幻想“力挽狂澜”时,个人原有的希望在破灭中时写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