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

In 湿瓷绘 by 成朴

 

  我的心是荒芜的,在这冬天的季节里,
  我的生活是枯燥的,平凡得象一块起褶了的石头;
  没有爱情没有朋友也没有自由的日日夜夜里,
  活着仿佛就是一张命运的乌龟壳。
    “这冬天是永恒的吗?”
  我反复地问,反复地想,
  不期望得到那千篇一律的回答;
  但心儿也不禁在为“期待”而跳动,
  想像着一枝湿润的小花:
  --冲出这牢笼般的未来的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