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神

In 湿瓷绘 by 成朴

 

  我在晚间的霞光中看到过你,
  在那流云飞湍的时刻,
  他们--象田野中的稻浪般纷纷倒下,
  --子弹打碎了风景的一片晚霞。

  我在大字报的墙上看到过你,
  在喧嚣的墙上别人在为你而哭泣;
  写着“生,或者死!--自由,或者是被奴役!”
  可到头来蒙难的依然是你。

  子弹洞穿了生命,
  新生的一对兄弟失去了父亲* --无数家庭……
  而谣言却压抑着灵魂,
  不让说话--让它去告密**。

  这是什么样的日子?
  在枪弹下亡了国的一群又一群;
  在血泊中自由应首先赐予我,
  为自由而生而死的荣誉。

  在雨后的大地上你的旗帜在挥舞,
  自由神,发出你那辽远的预言:
  激励那些中了弹将要倒下去的人们,
  也震吓那些告了密的灵魂!

--写于89年9月一个雨后的傍晚,那天半边天是黑沉的夜色,半边天是鲜血一般的晚霞。

--* 北大化学系的青年教师肖波,在“六.四”中罹难。其时,他做舞蹈演员的妻子刚刚给他生下一对男婴。这可算是一个不幸家庭的缩影。

--** “六.四”以后,有一段“举报”的“红色恐怖”非常猖獗。“举报”者多为文化水平低的居委会干部,主要是真对在北京参加过民主运动的无权无势的外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