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谱简介

In Essay, Poetry, 湿瓷绘 by 成朴

 

  词是中华文化的一件瑰宝。词的魅力是与词的声韵分不开的:读词往往就像唱着一首首朗朗上口、清新优美的短歌,简单的词句就能给人以“妙不可言”的感觉。为鉴赏的目的,我总结了一套简化易记的词谱,在这里介绍给大家。

  与词的声韵相关,词的创作可分三个阶段:一,以李白始,在律诗的基础上,增加了“粘”(即上下句不再象律诗那样“对”),“断”和“添字与减字”的表现手法,词产生并初步发展。显然,词比律诗更适于咏唱,更具有音乐性。二,以李清照为代表,提出词“别是一家”,对词的声韵,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程式化”使词达到了一个新的艺术高度,也使词难以随着语言的发展而发展,写词成了后世的难事。三,从姜夔吴文英开始,在四六言的基础上,对词重新“程式化”,创造了后世所谓的“慢词”等等新的词调。

  前人的词谱,对于今天的一般欣赏者,主要有以下缺点:一,在声韵上,过份强调词“别是一家”,而忽略了它与“诗”的关系。今天,在曲已经失传的情况下,词中某些字的平仄,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二,在选材上,有些词今天看来已经酸臭了。如大量的“怨别”“伤春”“游赏”“宫廷”词,常常写得很“靡”很“淫”,情调不高;尤其,在这些作品中,大部分词人对封建时代妇女的痛苦,持的基本上是“赏玩”的态度。所以《小子词谱》,力求着重“诗”与“词”的联系,力求简化,力求选“表里如一”的好词。
 
  要谈词,首先要谈一点音律。中国的古典诗、词,音律上的三大要素为:“声”、“韵”与“句法”。

  所谓声,是指字的平仄,清浊,长短与轻重。古人对平仄的论述,为“平声清而长,仄声浊而急”。在现代汉语里,阴平(妈)、阳平(麻)为平,上声(马)、去声(骂)为仄;一般地讲,平声多为比较平和的词或名词,仄声多为比较激动的词或动词,(当然有不少例外);由于语言的变化,今天的平声字已比仄声字读得短。做为仄声的名词,往往读得轻而平滑;做为宣泄感情的平声, 往往读得重而浊。古汉语里还有入声,为很急的浊声,一般属仄声,《小子词谱》将其完全规入仄声。需要指出,古语里的平声和仄声字,今天已有某些变迁;对诗词声律的理解,应着重于它们与声律相关的节奏上。

  所谓韵,不仅是指规定的句末字要押韵,而且韵字有一定的平仄,而且倒数第二、第三字的平仄,也因韵的关系不能随意变,这是与现代汉语不同的地方。另外,其它不押韵的句尾字(有时是句首字),也有规定的平仄,这可以看做是对韵的一种呼应。

  七言律句的四种基本句式为:
   1 2 3 4 5 6 7
一:(平) 平 (仄) 仄 平 平 仄
二:(仄) 仄 (平) 平 仄 仄 平
三:(平) 平 (仄) 仄 平 仄 仄
四:(仄) 仄 (平) 平 仄 平 平
五言律句取3-7字。其中,一、三与二、四句相对。词中,六言取1-6字,四言取1-4或3-6字,三言大多取5-7字。其中,13字平仄可变;24字为重音,567字为韵,它们的平仄一般不可变。除此而外,词中常见的句法还有四言的“仄平平仄”,和六言的“平仄平平平仄”等。一般地讲,律句上口,节奏明朗;四、六言的节奏稍滞。词正是通过各种句子的穿插,达到音韵的丰富与和谐的。所谓“词谱”,便是词的句法的图示。

  在本文中,以“ <”表示韵,以“。”表示句。以“(平)”表示平(可仄),以“(仄)”表示仄(可平),。本文力求通过对词的辞句的空间排列,反映词在结构上的美。希望读者结合律句,注意上下句之间的相粘或相对,注意同一句子在一首词中反复出现而起的音韵上“提纲协领”的作用,注意三五七言与四六言之间的反称对比,也注意韵的引出。本文只是我今天欣赏和理解词时的一点心得,并不代表宋人写词时的原旨。

  古人非常讲究词的音律,有许多忌讳和一整套补救的方法,《小子词谱》均不采纳。只要读起来朗朗上口,意象清晰,就可以看成是好的句子。

  欣赏词的平仄,可以在读词时辅以“击节”打拍子的方法,即以一轻击代表平,一重击代表仄;“平平”两击间缓,“仄仄”两击间急。以上的介绍一定枯燥,希望今后结合著具体的词,读者们能够获得真正艺术上的享受!

  望批评指正。

  词例一:《长相思》


       仄 (平) 平 <
       仄 (平) 平 <
(平) 仄 平 平 仄 仄 平 <
    平 平 仄 仄 平 <

    汴水流,
    泗水流,
流到瓜洲古渡头;
  吴山点点愁。

    思悠悠,
    恨悠悠,
恨到归时方始休;
  月明人倚楼。
       --白居易

这是一首清新优美的思别情歌。词的结构上也很简洁,完全按律压韵。

词例二:《采桑子》


(平) 平 (仄) 仄 平 平 仄
(仄) 仄 平 平<
(仄) 仄 平 平<
(仄) 仄 平 平 (仄) 仄 平< 。

少年不识愁滋味,
欲上层楼,
欲上层楼,
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
欲述还休,
欲述还休,
却道天凉好个秋。
       --辛去疾

群芳过后西湖好,
狼藉残红,
飞絮蒙蒙,
垂柳阑干尽日风。

笙歌散尽游人去,
始觉春空,
放下帘栊,
双燕归来细雨中。

天容水色西湖好,
云物俱鲜,
鸥鹭闲眠,
应惯寻常听管弦。

风清月白偏宜夜,
一片琼田,
谁羡骖鸾,
人在舟中便是仙。
       --欧阳修

  可见,此词基本上是一对律句,夹下句头四字的叠唱。一般地讲,越是早期的词牌,越接近律。变体《添字丑奴儿》将末句里的平声长为“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因为它是“仄仄平平仄仄平”的拉长,这句似乎不宜读作上四下五。

窗前谁种芭蕉树,
荫满中庭,
荫满中庭,
叶叶芯芯舒卷有余情 。

伤心枕上三更雨,
点滴霖霪,
点滴霖霪,
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李 清 照

                   
词例三:《八声甘洲》

       1
     仄 (平) 平 (仄) 仄 仄 平 平
         (仄) 仄 仄 平 平<
     仄 (平) 平 (仄) 仄
      (平) 平 (仄) 仄
      (仄) 仄 平 平< 。
   (平) 仄 (平) 平 (平) 仄
         (仄) 仄 仄 平 平<。
         (仄) 仄 平 平 仄
      (仄) 仄 平 平< 。

  (平) 仄 (平) 平 (平) 仄
    仄 (平) 平 (仄) 仄
     (仄) 仄 平 平< 。
    仄 (平) 平 (仄) 仄
        (仄) 仄 仄 平 平< 。
仄 (平) 平 (平) 平 (仄) 仄
仄 (平) 平
        (仄) 仄 仄 平 平< 。
仄 平 仄
     (平) 平 (仄) 仄
     (仄) 仄 平 平< 。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一番洗清秋;
  渐霜风凄紧,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
     冉冉物华休;
     唯有长江水,
   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
  望故乡邈渺,
   归思难收;
  叹来年踪迹,
     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
   妆楼长望,
误几回
     天际识归舟;
怎知我
   倚栏杆处
   正恣凝愁。
          --柳永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
     无情送潮归 ;
  问钱塘江上,
   西兴渡口,
   几度斜晖;
 不用思今量古,
     俯仰昔人非;
     谁似东坡老,
   白首忘机。

 记取西湖西畔,
  正春山好处,
   空翠烟翡;
  算诗人相得,
     如我与君稀;
约它年,
   东还海道;
愿谢公,
     雅志莫相违;
西州路,
   不应回首,
   为我沾衣。
          --苏轼

  这首词基于四言律,穿插了五言和七言;并且在四言前加了一字至三字的领句字,反映了词越来越歌曲化的趋势。如果用律来对比,这首词的两种韵脚便很清晰了,即“仄仄平平”压四言律,而“仄仄仄平平”压七言律。

  
词例四:《暗香》

     1
     (仄) 平 平 仄<
    仄 (仄) 平 (仄) 仄 。
     (仄) 平 平 仄<
     仄 仄 (平) 平
     (平) 仄 平 平 仄 平 仄< 。
  (平) 仄 (平) 平 仄 仄
(平)(仄)(仄)
     (仄) 平 平 仄< 。
(仄)(仄)(仄)
     (仄) 仄 平 平
        (平) 仄 仄 平 仄< 。

        (平) 仄,
           仄 (平) 仄< 。
   (仄) 仄 仄 (平) 平
     (仄) 平 平 仄<
     (仄) 平 (仄) 仄<
     (平) 仄 (平) 平 仄 平 仄< 。
  (平) 仄 (平) 平 (仄) 仄
(平)(仄)(仄)
     (仄) 平 平 仄< 。
(仄)(仄)(仄)
平 (仄)(仄)
     (仄) 平 平 仄< 。
                    
   旧时月色,
  算几番照我;
   梅边吹笛,
   唤起玉人,
   不管清寒与攀折;
 何逊而今渐老,
都忘却,
   春风辞笔;
但怪得,
   竹外疏花,
     香冷入瑶席。

     江国,
       正寂寂;
  叹寄语路遥,
   夜雪初霁;
   翠尊易泣,
   红萼无言耿相忆;
 长忆曾携手处,
千树压,
   西湖寒碧;
又片片,
吹尽也,
   几时得见。
          --姜夔

  《暗香》是姜夔为写此词,而新制的一首曲,很能代表作者的特色。如果用律来对比,这首词虽然与《八声甘洲》写作时间上差了两百年,仍然遵从同样的规律。只是这首词的韵脚变成了“仄平平仄”和“仄平仄”。韵脚的变化打破了律的明朗的节奏感,从而达到了一种非常“冷峻”“暗香”的境界。以其写“国破山河在”背景下的雪景月色,是再美妙不过了。

  写于一九九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