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湘西战役中的彭春荣武装

In 湿瓷绘 by 成朴

 

据万维读者史地文物网文(http://bbs.creaders.net/history/bbsviewer.php?trd_id=1079625):
===
共军潇湘战史披露:长沙会战为日军带路的华南特委负责人彭春荣

如果有人看过潇湘战史丛书一定会对《八千男儿血》(常德),《落日孤城》(衡阳),《长沙会战》里都记载的一个外号叫彭叫驴子的汉奸土匪头目感兴趣,彭叫驴 子这厮有3个身份,1,湖南哥老会的大档头,黑社会头目,土匪头目,毒品走私团伙毒枭。2,日本军陆军特高科华南特别军事情报组组长。3,中共华南特委负责人。
彭叫驴子这汉奸的下场是被国军捕获枪毙,不过这厮一直没有招出其掌握的打入国军内部的间谍网,当时国军不知道它的第3个身份所以就把它宰了,要是知道它的第3个身份,那就不会那么快宰它了。这汉奸于1950年被中共追认为革命烈士。
潇湘战史丛书是续《雪白血红》后又一部军内人员编写的战史,但编写时只记得查军史没有翻党史,暴光了一个彭叫驴子出来,闹了个大水冲了龙王庙。
日军与八路军在1939年实际就开始勾勾搭搭了。中共深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而日军同样也知道。双方通过情报系统(日军的特高科,中共的华东特委 新四军杨帆潘汉年和华南特委彭春荣)很快就为双方高层建立起了沟通热线。日军在正面战场作战非常需要中共的情报系统给予配合,尤其是武汉会战结束以后,日 军战线拉长兵力不足,日军对国军情报的掌握需求大增,而中共的情报系统则可以为日军提供及时准确的国军情报,所以双方最先出现的就是情报交流合作。 中共的华南特委华东特委成了日军特高科情报网中一个独立的情报节点。战争后期,日军特高科里中共的地下党成群接队,都在拼死为日军效力,巴不得日军刹那间 就打进四川推翻国民政府。

而中共的情报对日军的帮助作用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呢? 可以参看以下战例:
第2次长沙会战,日军得到中共华南特委的准确情报,及时准确的伏击捕捉到了移动中的国军74军主力,重创了74军,差点让74军全部被歼灭。
第 3次长沙会战日军11军在关键时刻得到了中共华南特委的通报,掌握了国军各部队的准确位置与移动方向,得以当机立断及时后退避免了被国军合围全灭的下场, 该情报的重要性与及时性达到了这样的程度,如果这情报晚送到48小时那么日军11军将全灭,如果晚24小时则日军第3师团全灭,由此可见中共对日军的帮助 有多大。
常德战役,横山勇指挥日军第3、第13、第39、第68、第116师团,以及配属的重炮、战车、飞机、特殊战队(毒气部队)、工兵分队,等部向常德进攻。横山勇之所以信心十足,不仅仅是他手下的日军精兵良械,而且他的手中还握有一张王牌!那就是他得到了人称彭叫驴子的湘西惯匪帮助。此人熟悉湖南滨湖地域复杂的水文地况,他会使日军占尽地利之势。事实上横山勇的判断没错,彭叫驴子不但本人亲自到达日军第11军司令部配合制订作战计划。还将几百名手下分属到日军各个攻击部队充当向导。
雪峰山会战时,日军被围,幸亏中共华南特委打入国军内部的间谍,利用国军的派系斗争实施反间计,使国军包围圈开了个口,日军主力得以突围逃跑,否则日军20军100%会全灭。
===

在天下湖南网上找到彭春荣的主要事迹(http://txhn.net/hnzt/xxrxxsz/201111/t20111110_12675.htm):
===
继陈渠珍之后,湘西另一个指挥剿匪出名的人物是傅仲芳。此人是浙江奉化人,为蒋介石的老乡,曾任国民党九十九军军长。此人派驻湘西时,正值抗日战争时期,湘西已成抗战大后方。全国许多行政机关、学校等都迁到了这里,国民党的驻军也陆续调来不少。这期间,龙山的瞿伯阶和永顺的彭叫驴子一直与国民党作对,拖的队伍越来越大。1944年3月,瞿伯阶与彭叫驴子合股,对外打出“湘鄂川边区民众抗日游击指挥部”旗号,瞿伯阶任司令官,彭叫驴子任指挥官。两部合在一起,达到了一万多人马,其浩大声势,使重庆国民政府也震惊了。国民党总裁蒋介石为此也很担心。有篇文章曾作过详细记述–
蒋介石于一九四四年三月电令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及湖南省第八区专署称:“桑(植)、永(顺)、沅(陵)、大(庸)间彭春荣股匪,希即加紧剿办,迅速歼灭。”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随即对湘鄂川黔四省边区各县,通电悬赏:击毙梁海卿者,赏洋五千元,击毙瞿伯阶、王家仁、贾松青者赏洋二万元,生擒或击毙彭春荣者赏洋五万元。对擒毙彭春荣的赏金,先后又加为十万元到五十万元。
在蒋介石电令“加紧剿办,迅速歼灭”彭春荣的同时,彭春荣率部在沅陵白溶劫夺了国民党军火船只,又打开了桃源黄石国民党的军火库。从而声势大振。
消息传到了重庆。蒋介石派其嫡系傅仲芳担任湘鄂川黔四省边区剿匪总指挥。傅仲芳上任后,总指挥部设在永绥(今花垣)县城,调集正规军八十六军三个团、十八师三个团、独一旅一个团,五十五师一个团、一四二师一个团、一四九师一个团、加上江防总队一个大队,湘警第九、第十六两个大队,共计十四个团的兵力,分驻湘鄂川黔各县清剿,他自己坐镇永顺县城指挥。仅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内,先后在永顺县贺虎溪、七溪和石门县与湖北鹤峰县交界的南北墩以及永顺县乌龙山四个地方,与彭春荣四次激战。(见彭传宗《彭春荣四战傅仲芳》一文,载《湘西文史资料》第七辑)。
该文接着对傅仲芳与彭春荣的四次交战作了详细记录–
第一次,双方在贺虎溪交锋,八十六军的两个团打了两天,彭部被炮击,死伤一百多人,官兵死三十多人。第二次,彭春荣撤到七溪,双方在长达二十多里的战线上,激战了三天三夜,各死伤了两千余众。第三次,彭春荣率部撤至湖北鹤峰与石门交界的南北墩,将迎面阻击的国民党当地驻军四二五团歼灭,缴获长短枪四百多枝,机枪十多挺。第四次,彭春荣率部折回大庸,欲向慈利游击。但在翻越乌龙山进入永顺境内时,被国民党包围。双方在乌龙山展开血战。
说起乌龙山,此时此地,山路很滑,路旁茅草结的冰有脚指头大,一根根,一簇簇,如刀似剑,漫山遍野。我们冲锋很困难。战斗打了两天三夜,我们的人又冷又饿又疲劳,手指冻僵了。冲锋时,一步三滑,不少人摔筋斗,肚子也饿得咕咕叫,弟兄们伤亡很多,情况危急
这场激战,彭春荣部下的大队长李绍云、督察大队长彭秀樵都被打死了。彭春荣部的大小队长有二百余人被俘,九百余人伤亡,二千余人溃散,损失人枪三千余。徐桂英带路突围时,彭春荣还带有七八百队伍,沿途又伤亡和溃散不少。到关南坪清点人枪时,连吴二的三十多人一起,彭春荣的队伍只剩一百多人了。(见彭传宗《彭春荣四战傅仲芳》一文,载《湘西文史资料》第七辑)。
乌龙山一场战斗,终使彭春荣伤了元气,其队伍受到重创,从此一蹶难振。与此同时,瞿伯阶在八面山也被国民党八十六军朱鼎卿的部队包围追剿。双方激战数日,瞿伯阶部也损失大半人马才冲出包围,最后不得不解散队伍,趴壕隐藏起来,等到国民党官军主力撤走,才又把队伍收拢恢复起来。
傅仲芳指挥部队打垮了彭叫驴子的主力,但仍未能捕获其本人。此后不久,傅又采用软硬兼施手段,想骗彭叫驴子接受招安。
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傅仲芳派党政处处长董祺平和科长周祖厚,到石堤西与彭春荣谈判。他们提出“愿意接受招安就招安,不愿招安就剿。”彭春荣与弟兄们商量,有的人说不要怕傅仲芳,有的人则主张利用谈判拖拖时间,好恢复元气。彭春荣同意这个主张,派参谋主任黄泽基当代表,与董、周谈判。又派我和大队长蔡荃分别在土桥和西湖两地,为彭春荣的母亲和在乌龙山阵亡的弟兄做道场。彭春荣自己则在野猫岭、七溪一带扩充队伍。
谈判中,国民党军队的先决条件是:一要交出政治部主任宋湘灵和参谋长潘邦典两人;二是要点验人枪。彭春荣表示要交宋、潘二人办不到;至于点验人枪可以慢慢商量。后来,董祺平又提出要彭部派人到永绥(今花垣县)清剿总指挥部与傅仲芳面谈。彭春荣派潘月樵和黄泽基带着大队长田大相、孔圣武和彭绍春等,以及三百多人枪,到永绥去缴枪谈判。
潘月樵和黄泽基等人到达永绥后,傅仲芳一面与他们谈判,一面采取阴谋手段,进行分化瓦解。结果,田大相当了卖客,潘月樵、黄泽基、孔圣武和彭绍春等二十多人被杀害,三百多支枪也被缴去了。(见周纯莲《“叫驴子”彭春荣》一文,载《湘西文史资料》第七辑)。
因彭叫驴子对招安有所疑虑,他自己终未上当,不久又拉起了队伍,并和瞿伯阶会合,在八大公山躲藏了许久。一九四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彭春荣和瞿伯阶率部属一千余人,经大庸温塘去永顺时,在柯溪云朝坡被地方民团所阻击,一颗子弹击中彭春荣左胸乳部,当即毙命。就这样,傅仲芳剿了几年也没能抓住的彭叫驴子,最后却意外死在了一个地方团丁所放的冷枪之中。
来源:张家界旅游信息港网
===

又据铁血社区的网文(http://bbs.tiexue.net/post_4929412_3.html)
===
而敌人进攻的部队中,伪军占了3万多,全部为湖南本地伪军,其头目最出名的就是彭春荣(“彭叫驴子”)、陈汉章、瞿伯阶、陈光中等人,尤其是彭春荣,这个人是湖南永顺县人,名义上好象拥护共产党,实际上他是谁都不拥护的山大王,红军来了,对红军时打时和,抗战时期,他无耻的顶着个“湘鄂川边区民众抗日游击队”帽子,却袭击国军的抗战物资。在常德会战更是亲自带路,经常出现在国军的背后,国军的地形优势尽失。常德、衡阳、长沙等等会战,都出现了数以万计的湖南本地伪军,这些人,既是土匪又是伪军,对老百姓危害极大。
===

又据沅凌县情网(http://www.ylxqw.com/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89)
===
民国34年(1945)
4月起,持续大旱,农民无法播种,饥荒严重,饿死者甚众。
8月14日,沅陵县城的居民听到日本投降的广播后,举城欢庆抗日战争的胜利。
8月23日,沅陵“民先队”(民族解放先锋队)员杨流凯、全孝、汪沛然被国民党特务杨清漳秘密杀害。
9月3日,国民政府通令全国各地豁免田赋-年。沅陵县免田赋(法币)24.7万元。
10月,湖南省立沅陵医院,在县城西大王庙旧址建成开业。
11月1日,自称湘、鄂、川、黔抗日游击队彭春荣部,在军大坪千塘湾一带与国民政府军激战两天三晚,彭部伤亡900余人。
是年,湘西电厂在太常村朝瓦溪安装一台20马力电动抽水机,首次利用机械抽水灌田。
===

又据神秘湘西(http://bbs.07430743.com/thread-828382-1-1.html):
===
研究湘西土匪总避不开彭春荣(外号:彭叫驴子)这位在抗战时期名震大后方的土匪。目前,国内学界一提到他基本上都是褒扬的态度。其中,2002年岳麓书社出的彭先国着《民国湖南土匪史探》中对彭春荣的评价最有代表性。书中这样写道:“其实,对彭春荣冠之以‘匪’,不仅对本人有失公允,而且也有悖于历史。彭春荣领导的队伍在性质上是一支湘西农民起义队伍彭春荣在‘从匪’期间,也把主要斗争矛头对准了官府与官军,土豪与劣绅所以彭春荣能深得民心”
这些评论大多以50年代以后出的湘西文史资料中彭部下或亲属的回忆为依据。这些人的回忆基本上都把彭塑造成了打富济贫、爱民如子的英雄。但是,历史档案与他们的描述大相径庭。
1942年6月17日,湖南省主席薛岳在耒省秘字第3812号训令中在分析彭春荣的背景时,认为他“被伪方利用的成分居多”。对于这个描述,薛岳在1942年4月30日就彭春荣与湘西另两股土匪瞿伯阶和杨树成合股一事,给湖南第8行政区的电报中有具体的说明:“据报匪首彭春荣、黎世雍、覃竹山系受伪组织利用伪组织周逆佛海,系湘西沅陵人,利用湘西少数失意政客、落伍军官,暗向匪部活动此次湘西匪部大结合,显有重大作用,从过去湘西股匪历史观察,绝少各县股匪汇合之前例。盖湘西匪首多半头脑简单又无远大企图,纯以劫财为主,又不愿联合他股匪部,致受牵制。从各方情报分析之,沅陵有周逆联络匪部之重要桥梁,一方指挥匪部活动,一方接济匪部械弹。其接济之法,利用会党,以各运输公司押运员为传递等情。据此,仰注意剿办为要。”由此可见,在湖南省政府的抗战时期的档案里,彭春荣实际上是与伪方勾结的政治土匪。
国民政府的这些说法得到解放后的档案的支持。据沅陵县公安局保存的军统特务、原汪伪支持的封建会道门同善社成员姚祖璋的交代材料指认:彭春荣是同善社秘密掌握的武装。1943年2月,彭春荣派亲信侯斌带着一部分人到监利与汪伪取得直接联系。
另外,在湘西文史资料关于彭春荣部属的一些遮遮掩掩的介绍中,也露出一些马脚。《湘西文史资料第七辑》第133页有关于彭的参谋长潘邦典的介绍中提及:1944年底,彭春荣所部被湘鄂川黔边区剿匪总指挥傅仲芳部重创之后,走投无路,被国民政府招安。彭不愿接受傅提出的“交出宋湘灵和潘邦典”的先决条件,将潘遣走。潘离彭部后,竟潜往当时还是日伪控制区的武汉。潘系湖南永顺人,之前并无在武汉活动的经历,忽然去敌占区,不值得怀疑吗?
据《湘西文史资料第七辑》收录的彭老婆周纯莲所写《回忆我和丈夫彭春荣的往事》一文中交待,1943年,彭得知倭寇将攻慈利,向慈利前进,准备与倭寇接火。这话得到1943年10月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给湖南第8专区的电报中证实:“彭春荣率匪千余,有由堰垭犯慈利企图,希注意防范。”乖乖,常德会战11月1日才打响。彭是从哪里知道倭寇要进攻当时离前线尚有数百里之遥慈利的?不蹊巧么?彭去慈利当然不是抗什么日,湖南第8行政区的报告上说:“又32年11月,慈利沦陷时,一部散兵散枪,均被彭匪收集。”这次彭为什么没有与倭寇取得联系呢?周纯莲的说法是国军的阻截。这大体可信,因为彭为牵制湖南第8区的保安团队,让他的梁海卿支队奔袭永顺,打开了县城,从而摆脱了第8区保安团的堵截。而后,他又转向慈利。12月,到达慈利时,倭寇已退去。1944年,彭又派瞿伯阶以抗日为名,到慈利打劫。很明显,彭一直想打通与倭寇的联系。彭手下土匪近2万人。如果常德会战失败,依当时湘西的匪情,大后方形势危险了。
除此而外,永顺县公安局对1945年3月永顺神兵大刀会起事一事有一个调查,认为彭春荣与永顺神兵大刀会起事有密切联系。1944年底,彭春荣在乌龙山被傅仲芳打得元气大伤之后,一面表示愿意接受国民政府招安,一面却暗地里与永顺神兵大刀会头目刘巨川、王和善等人联络,企图东山再起。要知道,永顺神兵大刀会可是同善社建立的团体,实质是汪伪支持的反动武装。1945年3月,永顺神兵大刀会起事。彭本人则于次月重新拉起1500多人队伍再度造反。可见,彭与汪伪支持的封建会道勾结之密切。

===

又据一个红色后代的回忆录(http://blog.163.com/nbjcn@126/blog/static/51361683201110175130276/):
===
红军主力向西转移后,我们贺家的子弟就在团长贺文慈、营长贺文友的带领下到桑植和鹤峰交界的山上建立起红军桑鹤游击大队,贺文慈任大队长,贺文友任副大队长,他就是我二哥。
民国28年,彭春荣的武装扯起抗日的旗子。听说彭春荣的政治部主任宋湘灵亲共,提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枪口对外’的口号,力主抗日,参谋长潘邦典就是红军转移后留下的伤员,我们游击大队就开始和他们联合起来。
上个月,彭春荣又联合瞿伯阶的武装,组建了“湘鄂川边区民众抗日游击指挥部”,桑鹤游击大队改编为桑鹤支队,贺文慈任支队长,我二哥贺文友、堂哥贺教之、贺松柏任副支队长。贺文慈、贺教之兼任一中队正副队长,贺文友、贺松柏兼任二中队正副队长,一共100多人枪,部队基础全部来自于留守红军和赤卫队。

“‘一切为了穷人有饭吃’是贺家军的宗旨、光荣传统,为了这个目标和信仰,我们家族为此献出了上千条活鲜鲜的生命,光牺牲的红军烈士就上百,留下寡妇七十多位,活下来的还在继续踏着他们的血迹去完成这个夙愿。”民国28年,长期战斗在深山老林,坚持了四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的红军桑鹤游击大队第一次得到了外界的准确信息。受八路军干部朱早观指派,曾经在红军队伍与二哥他们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彭春荣武装抗日武装的参谋长潘邦典给游击队带来好消息,当年的湘西红军主力胜利到达陕北,改编为八路军第120师后,已经奔赴抗日战场。喜讯令每一位红军游击队员无比振奋,促使他们更加坚定“一切为了穷人有饭吃”这种最为原始、纯朴、最名不经传的信念,促使他们坚信,他们为之奋斗多年而实现的目标已经曙光再现。
===

又据抗日战争纪念网(http://www.krzzjn.com/html/2541.html):
===
彭春荣领导的以土家族人民为主体的地方武装主要活动于永顺、龙山、桑植一带。这里曾是当年贺龙领导的红军活动的地方。因此,他们的举事在很多方面受当年红军斗争的影响,特别是在队伍领导层中,有不少人受进步思想的影响。如政治部主任宋湘灵早年就与共产党员朱早观有交往,他曾提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枪口对外”的口号,主张抗日;彭部支队长贺文慈是贺龙元帅的堂弟,曾是红军干部,因与主力失去联系才加入彭春荣的队伍;参谋长潘邦典也曾参加过红军。因此,彭春荣队伍的反蒋抗日色彩很浓。1939年,彭春荣第一次组织联军,成立了“湘鄂川边区联军抗日指挥部”,1942年,彭部与龙山瞿伯阶部合股,正式成立了“湘鄂川边区民众抗日游击指挥部”,商议以“抗日”为宗旨,“以抗丁、抗粮、抗税”相号召。指挥部的成立,使边区军民武装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统一局面,形成为自红军之后湘西最大的一支反抗国民党黑暗统治的地方军民队伍。他们提出了“我们的队伍是湘鄂川黔神圣革命的武装部队,我们为被压迫湘鄂川黔同胞首先奋斗”,“我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枪口对外”等具有反抗民族压迫和抗日斗争性质的口号。这支部队曾试图从永顺东进,去抗击来犯日寇。
===

又据湘西教研网(http://info.xxedu.cn/eduadv/view.asp?id=73)
===
苏维埃政府在湖南民族地区除开办中、小学外,还办有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分校、湘鄂川黔省委党校等。这些学校也同样给老苏区军民以政治、军事和文化方面的深刻教育,培养了各族人民的革命情操,提高了他们的觉悟,培养了大批干部和革命战士。从党校毕业的学员被分配到各级党政机关和部队。一大批青年参加了红军队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年多的时间,部队由会师时的7400多人增加到21000多人,仅根据地的永保、桑植、大庸、郭亮四县党员由原来的100多人发展到了1100多人。一大批革命青年跟随红军北上抗日。永郭联中24班学生马震、潘邦典,26班学生王业修、肖香山等人,就参加了红军,跟随红军北上抗日,走上了革命道路。而更多的则是受到教育的苏区各族人民,在红军北上抗日后,留在后方,转入地下,按照党的要求,坚持革命斗争。如永顺县的彭春荣少年时期在苏区接受了教育,革命觉悟得到提高。红军北上后,彭春荣逐渐长大,邀集红属和青年们,拖枪上山,和国民党政府作斗争。他以红军为榜样约束自己的军队,于1941年打起“湘鄂川黔边区民众抗日游击指挥部”旗子,活跃在四省边区和常德一带,从事反对国民党政府的内战阴谋和抗日活动。蒋介石从延安新华社的电讯报道中得知后,担忧再度出现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密令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仲连缉拿,孙以50万两银元悬赏缉拿彭春荣,并且组织一个师的兵力围剿彭春荣。在一次战斗中彭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3岁。

===

从以上资料可以推断:
一、湘西彭春荣武装或者是在中共领导下或者与中共联系紧密:比如彭春荣武装的政治部主任宋湘灵和参谋长潘邦典都是中共派去的,并且始终参与领导该武装;比如该武装一部为由贺龙堂弟领导的正牌中共游击队;又比如彭春荣武装抗战胜利后马上就与国军决战,看起来很像中共的游击队--因为一般的土匪一般是不与官军正面决战的。在解放后,据《土家族简史–中国共产党影响和领导的土家族人民的反帝反封建斗争》(http://www.china-zjj99.com/fengqing/10015141028.html),湘西彭春荣武装被定性为反蒋抗日的土家族革命起义。说彭春荣武装通共的有反共派(“据万维读者史地文物网文”)、拥共派(《湘西文史资料》,“又据一个红色后代的回忆录”)、和中共自己(“又据抗日战争纪念网”,“又据湘西教研网”)。
二、湘西彭春荣武装是打着抗日旗号的日寇的帮凶:比如在抗战中便专在国军的后方针对国军作战,和给日寇搞情报带路造成了湘西抗战的几次失利。说彭春荣武装通日和破坏抗战既有反共派(“据万维读者史地文物网文”)、又有拥共派(“又据铁血社区的网文”)、又有中共自己的正式出版物(《潇湘战史丛书》)。
三、抗战中在国军战线上中共和日寇勾结,借日寇消灭国军看来有可能是真的。

当然,现在把事实查得水落石出的条件还不成熟。比如“据万维读者史地文物网文”,彭春荣既是“日本军陆军特高科华南特别军事情报组组长”,又是“中共华南特委负责人”,按推断似伪。按多条引文,彭春荣武装的政治部主任宋湘灵和参谋长潘邦典是彭春荣与中共联系的纽带,但我在网上找不到潘邦典和宋湘灵的任何信息。他们两人在中共里的上线朱早观的信息有一些,我推测朱早观是1924到1938年间的秘密中共党员,1938年以后公开身份,1946年带领王震的中原野战军打到湘西广北。为什么说朱早观是1924到1938年间的秘密中共党员?不仅因为他是1924年由那时已经位居中共领导层的林伯渠介绍入的国民党,而且因为他公开身份后马上就在中共党内军内居高位,1944年已经任王震的南下支队的参谋长和军政委员会委员,中共掌权后已是中将级别--这在38年入党的中共干部中是异数。另外抗战中中共的情报网是受苏联和中共的双重指挥,比如潘汉年便是受苏联指挥给中共搞情报然后才受中共指挥,而宋庆龄和李世群始终只受苏联指挥。苏联在中国通过长握的情报网破坏抗战,然后以此为筹码让美国把中国的国家利益出卖给苏联。所以湘西彭春荣武装的所作所为--特别是借日军消灭国军--是不是完全在中共领导下现在还不能肯定。这段史实要弄清楚有待以后的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