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电影《海上钢琴师》

In 湿瓷绘 by 成朴

 

没有时间的开始,
没有流离的终结;在美洲,
被三十年代的尘风吹干,
被四十年代的战火烧伤,
被五十年代的胜利送往毁灭的单行线。
但我听到寂静中的天籁,
冲出尘世的迷乱,
和伤痕累累的喧泻。

干吗要预言,反正时间也没有终结,
反正大地也没有边界。
当我尘世之手伸向天堂之花,
徒然地乞求心结,
也同样地开放,
眼睛能够闭下了,因为失败也不再遗憾。
即使不能追随相伴,
但只要能听到歌声,
就超脱了尘世之爱,
在悲歌中感受到深爱。

没有时间的开始,
没有自我的烦恼,
因为我已童心永在,
我已是造物主的一个音符,
为完美的终曲而回旋。
当人生的五味变成心中的音乐,
枷锁不再,天国已现。
一切烦恼不再是烦恼,
一切痛苦不再是痛苦,
一切已经只是音乐。

成朴
2015-12-04在没有看过电影的情况下,乱译千黛女儿楚颜的Dying in the Ocean–Monologue of Nineteen Hundred。基本上是脱离原诗的胡乱演绎。感谢杜红平同学对原诗做了信达雅的翻译。我只希望这首诗作为它自己,或许还有可读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