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In 湿瓷绘 by 成朴

 

他们说,我的父亲很聪明,
在我生下后的七天,就抱着我站在关着我妈妈的”专政”的外边;
希望饥饿的孩子的哭声,
能够唤起某些人的恻隐之心。

他们说,我的父亲很刻苦,
把他的几乎全部工资,贡献给两个不在身边的孩子。
然后在贫病和孤独的黑暗中
默默地奉献着父爱

他们说,我的父亲很幽默
很早就看透了革命的把戏
在家里被抄的前一天
挂了张领袖像供他们仰望

我珍视着每一个与父亲的瞬间
无论是他骑车带我偷偷地在路上飞驰
还是他带给我的一条在绿叶上的虫,装在药瓶中
那时他已经在最后重病中

我的整个童年
就是一个个想念家人的瞬间
经历了我们这几代人的苦难
我的父亲早已湮灭在历史中

时代的大潮
已经把全体的记忆打成碎片
在没有父亲的日子里
我教会了自己去如何看世间

一遍一遍,
反复地听他从苏联带回来的那些唱片
在轻轻的嘶哑声中
他带我进入一个更壮阔的世界

在北美宁静的傍晚
我在给我的孩子编她们爷爷的故事
我的父爱已经融进我的血液
我的父爱已经沉在深深的音乐中。

成朴
2016年8月11日。父亲节过后很久才完成的的感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