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匠

In China, Culture, Poetry, 湿瓷绘 by 成朴

           一   如果我有一个爱人,我将只在星欺六的晚上与她会面一次,说一声:“我爱你”--其余的,就让越来越沉的风,越来越浓的夜,去填写吧。   因为我知道:我微不足道的魅力,并不能长久地吸引她;我的爱人,她也只有当幼稚得可笑的时候才会吸引我;因为生活是海,也因为坐在大自然里的我,是微不足道的。与其让两个年轻人互相厮守互相搀扶,不如放她和他去海里冲浪。恒长的时光,毕竟不厚待短暂的青春。   当一个星期之后他们从疲乏的大海中爬上海滩的时候,天黑了,山与海也相遇了。           二   当我死后,请别将我葬入墓地;那里亲人们会为我哭,朋友们会为我惋惜,然后是遗忘和怜悯;那里有的只是沉重,那里并不沉静。   好了,请把我带到儿童公园去吧,好心的人;偷偷地埋在那里,象一撮新土,因为我爱这样;让快乐的小脚们从我身上踏过,让他们的游戏变成我梦中的一朵朵小花,因为我爱这样。   在孩子们的喧闹声中我会无缘无故地微笑着,从而获得永恒沉静而甜美的生命,因为我爱这样。 …

夜阑雨滴

In China, Culture, 湿瓷绘 by 成朴

   这夜阑房檐落下的雨滴,使我觉得寂静的天空上依然有乌云。   我想到我梦中经过的那许多城市,就像眼前这些十分灿烂的,栩栩如生的,仿佛就要在月光的朗照下破碎去的这许多空空的阳台;   那些忙忙碌碌的日日夜夜,此时都聚集在我的心口,令我去一点一滴地体会它们那逝去的分分秒秒。   我不知道躺在这里是在干什么,我不知道我的未来,我不知道是该选择痛苦还是忧伤抑或欣慰的满足,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得到另一次美丽的年轻的机遇--就像“那次”那样。   在这“立秋”时节,我曾希望变做一只大雁,永远追逐着同一的太阳,努力不要让“冷”“暖”在心灵的深处交界。   在这”零点”时刻,我曾经坐在火车上,滑过灯火辉煌的道叉值班室,一瞬间不再相信满天会有摇曳着的星星。   在这“立秋”时节的“零点”时刻,我却一个人坐在这里,从白白流逝着的生活中抬起头。   不,不要再让这雨后无边深沉的暗夜再与我交谈了吧;不,不要再次告诉我过去的那些梦;不!不要再次让我为那昔日的纯净与幼稚久久地羞怯和微笑了吧: …

自 然 母 亲--(献给我的母校北京大学的校园)

In China, Culture, 湿瓷绘 by 成朴

   你指给我看千百种绿色,不断用换季的花儿欢娱我,在这春天的季节里;却不告诉我一种人间的希望。   我的心儿,将随着你的繁荫而变得沉甸甸;把脸深深地埋藏于你的怀抱;快乐地啜泣着,快乐地啜吸着,不去看那可怖的人间;在你的摇篮里将五指织成彩梦。   一生中我将受到多少不公正;一生中我将受到多少冷遇;一生中我将受到多少憎恨;我都将挺直如大树,自由如浮云。我是您的儿子,在死亡中复生,在草地上跳舞,在浪尖上被打碎--然后重新开始聚合;在冬风前低着倔强的头。   你破旧的蓝衫挂在黎明前的天边,为我抵挡着最后的寒意,为我的良心而舞动。父亲就在我的身边:在风暴中,在月光下,在一切光明与黑暗的时候;在天顶,在四周,在我在一切坚强面前变得软弱的时刻。   注:“父亲”指的是人们从理性文明中获得的勇气。   写于一九九零年春天

在希望与祈求的那一刻里

In China, Culture, 湿瓷绘 by 成朴

   不知是喜是悲,   泪在不断地流下;   呵象沐着阳光的热雨,   洒在了这冬天异国的土地上。   我们祖国的大地,   是那样遥远,那样亲切和心伤;   而母亲的亲切的温柔,   已渐渐被漠然的梦幻遗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