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谱简介

In Essay, Poetry, 湿瓷绘 by 成朴

   词是中华文化的一件瑰宝。词的魅力是与词的声韵分不开的:读词往往就像唱着一首首朗朗上口、清新优美的短歌,简单的词句就能给人以“妙不可言”的感觉。为鉴赏的目的,我总结了一套简化易记的词谱,在这里介绍给大家。   与词的声韵相关,词的创作可分三个阶段:一,以李白始,在律诗的基础上,增加了“粘”(即上下句不再象律诗那样“对”),“断”和“添字与减字”的表现手法,词产生并初步发展。显然,词比律诗更适于咏唱,更具有音乐性。二,以李清照为代表,提出词“别是一家”,对词的声韵,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程式化”使词达到了一个新的艺术高度,也使词难以随着语言的发展而发展,写词成了后世的难事。三,从姜夔吴文英开始,在四六言的基础上,对词重新“程式化”,创造了后世所谓的“慢词”等等新的词调。   前人的词谱,对于今天的一般欣赏者,主要有以下缺点:一,在声韵上,过份强调词“别是一家”,而忽略了它与“诗”的关系。今天,在曲已经失传的情况下,词中某些字的平仄,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二,在选材上,有些词今天看来已经酸臭了。如大量的“怨别”“伤春”“游赏”“宫廷”词,常常写得很“靡”很“淫”,情调不高;尤其,在这些作品中,大部分词人对封建时代妇女的痛苦,持的基本上是“赏玩”的态度。所以《小子词谱》,力求着重“诗”与“词”的联系,力求简化,力求选“表里如一”的好词。     要谈词,首先要谈一点音律。中国的古典诗、词,音律上的三大要素为:“声”、“韵”与“句法”。   所谓声,是指字的平仄,清浊,长短与轻重。古人对平仄的论述,为“平声清而长,仄声浊而急”。在现代汉语里,阴平(妈)、阳平(麻)为平,上声(马)、去声(骂)为仄;一般地讲,平声多为比较平和的词或名词,仄声多为比较激动的词或动词,(当然有不少例外);由于语言的变化,今天的平声字已比仄声字读得短。做为仄声的名词,往往读得轻而平滑;做为宣泄感情的平声, 往往读得重而浊。古汉语里还有入声,为很急的浊声,一般属仄声,《小子词谱》将其完全规入仄声。需要指出,古语里的平声和仄声字,今天已有某些变迁;对诗词声律的理解,应着重于它们与声律相关的节奏上。   所谓韵,不仅是指规定的句末字要押韵,而且韵字有一定的平仄,而且倒数第二、第三字的平仄,也因韵的关系不能随意变,这是与现代汉语不同的地方。另外,其它不押韵的句尾字(有时是句首字),也有规定的平仄,这可以看做是对韵的一种呼应。 …

我的一张船票 : 911九周年之际为死者和未来祈祷

In Essay, 湿瓷绘 by Hao Wang

 我的一张船票 : 911九周年之际为死者和未来祈祷 汪浩 2010-09-12 06:45 标签:911杂文反恐纪念纽约世贸中心世贸大厦曼哈顿 九年前的今天,我和同事在纽约世贸中心目睹了恐怖主义袭击的一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