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谱简介

In Essay, Poetry, 湿瓷绘 by 成朴

   词是中华文化的一件瑰宝。词的魅力是与词的声韵分不开的:读词往往就像唱着一首首朗朗上口、清新优美的短歌,简单的词句就能给人以“妙不可言”的感觉。为鉴赏的目的,我总结了一套简化易记的词谱,在这里介绍给大家。   与词的声韵相关,词的创作可分三个阶段:一,以李白始,在律诗的基础上,增加了“粘”(即上下句不再象律诗那样“对”),“断”和“添字与减字”的表现手法,词产生并初步发展。显然,词比律诗更适于咏唱,更具有音乐性。二,以李清照为代表,提出词“别是一家”,对词的声韵,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程式化”使词达到了一个新的艺术高度,也使词难以随着语言的发展而发展,写词成了后世的难事。三,从姜夔吴文英开始,在四六言的基础上,对词重新“程式化”,创造了后世所谓的“慢词”等等新的词调。   前人的词谱,对于今天的一般欣赏者,主要有以下缺点:一,在声韵上,过份强调词“别是一家”,而忽略了它与“诗”的关系。今天,在曲已经失传的情况下,词中某些字的平仄,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二,在选材上,有些词今天看来已经酸臭了。如大量的“怨别”“伤春”“游赏”“宫廷”词,常常写得很“靡”很“淫”,情调不高;尤其,在这些作品中,大部分词人对封建时代妇女的痛苦,持的基本上是“赏玩”的态度。所以《小子词谱》,力求着重“诗”与“词”的联系,力求简化,力求选“表里如一”的好词。     要谈词,首先要谈一点音律。中国的古典诗、词,音律上的三大要素为:“声”、“韵”与“句法”。   所谓声,是指字的平仄,清浊,长短与轻重。古人对平仄的论述,为“平声清而长,仄声浊而急”。在现代汉语里,阴平(妈)、阳平(麻)为平,上声(马)、去声(骂)为仄;一般地讲,平声多为比较平和的词或名词,仄声多为比较激动的词或动词,(当然有不少例外);由于语言的变化,今天的平声字已比仄声字读得短。做为仄声的名词,往往读得轻而平滑;做为宣泄感情的平声, 往往读得重而浊。古汉语里还有入声,为很急的浊声,一般属仄声,《小子词谱》将其完全规入仄声。需要指出,古语里的平声和仄声字,今天已有某些变迁;对诗词声律的理解,应着重于它们与声律相关的节奏上。   所谓韵,不仅是指规定的句末字要押韵,而且韵字有一定的平仄,而且倒数第二、第三字的平仄,也因韵的关系不能随意变,这是与现代汉语不同的地方。另外,其它不押韵的句尾字(有时是句首字),也有规定的平仄,这可以看做是对韵的一种呼应。 …

花匠

In China, Culture, Poetry, 湿瓷绘 by 成朴

           一   如果我有一个爱人,我将只在星欺六的晚上与她会面一次,说一声:“我爱你”--其余的,就让越来越沉的风,越来越浓的夜,去填写吧。   因为我知道:我微不足道的魅力,并不能长久地吸引她;我的爱人,她也只有当幼稚得可笑的时候才会吸引我;因为生活是海,也因为坐在大自然里的我,是微不足道的。与其让两个年轻人互相厮守互相搀扶,不如放她和他去海里冲浪。恒长的时光,毕竟不厚待短暂的青春。   当一个星期之后他们从疲乏的大海中爬上海滩的时候,天黑了,山与海也相遇了。           二   当我死后,请别将我葬入墓地;那里亲人们会为我哭,朋友们会为我惋惜,然后是遗忘和怜悯;那里有的只是沉重,那里并不沉静。   好了,请把我带到儿童公园去吧,好心的人;偷偷地埋在那里,象一撮新土,因为我爱这样;让快乐的小脚们从我身上踏过,让他们的游戏变成我梦中的一朵朵小花,因为我爱这样。   在孩子们的喧闹声中我会无缘无故地微笑着,从而获得永恒沉静而甜美的生命,因为我爱这样。 …

地下室里老鼠一样的人

In China, Poetry, 湿瓷绘 by Yonghai Chen

 地下室里老鼠一样的人 地下室里老鼠一样的人 胆小谨慎,但你有老虎的自尊 口袋里有刀子,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不知道谁是朋友,但你知道谁是敌人 耶──你的脸就像一堵刚刷白的墙壁 地下室里老鼠一样的人 谁揪住了你的衣领,你脸色铁青嘴巴死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