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朴

  • 午夜前回到三十年前的家,
    身体十分疲憊,
    头脑卻很清醒,让我在天上不断寻找
    那些已经消失很久的群星。

    时代已变,
    不变的只是一些语言;
    看到校园里仍然稚气的少年少女,
    我多愿你和我是她和他。

    走在地名熟悉的街上,
    一切已变,包括早点含在嘴里的味道。
    我过去在这里上学时自称是北大的老人,
    現在已经真的是这里的老人。

    过去的岁月,
    和三十年间的位移錯过,
    变成经久清新的惆怅,在心中不灭的星 […]

  • 在北京第一次看到蓝天,
    是在临走的那一天。
    在淡蓝色的天穹下,
    故乡终于露出了一点它昔日的投影。

    我的家乡天很蓝,
    我的家乡云很白。
    在老槐树夏日的浓荫下,
    群山挂在天际的西边。

    回来了,却终日游走在看不到天的灰黄中。
    壮丽的城市却没有阳光投下的影子。
    我希望这是一场梦,却明白这已经不是梦,
    已经不再会有来自微曚天际的寒意
    将我从少年人的仲夏之梦中轻轻唤醒。

    真正悲伤的,
    是回到家乡, […]

  • 当我快五十岁时,
    第一次,
    站在船上,
    唱一支恋曲。
    看我并不满意的歌声,
    打动浅绿色的湖面,
    和船头的你。

    我们像恋人一般,
    穿着不约而同的情侣衫。
    谈的却是,
    生活,
    经历,
    和对不同的家庭的爱。

    生活是可爱的。
    有时最可爱的,
    正是岁月,
    智慧,
    和沧桑。

  • 回到子夜的家,鼻子里是久违了的尘土味的空气。
    拉开窗帘,手上是灰尘,身上是往昔没有的热浪。
    眼前是一排排大大的铅字,
    在各式铁条下,瞪着空洞的方眼框。
    对面的楼房不再是一整页翻开的书,
    让少年的想像在阅读中飞翔。

    飞机正点,
    却晚了三十年;
    回来时已经带着护照与时差。
    已经四点了,仍然热,天空仍然是暗红色,
    霓虹灯仍然在做广告,
    在街边小货车中睡觉的农民工半睁起饥饿的眼睛。
    没有孤独的灯窗,没有天 […]

  • 没有时间的开始,
    没有流离的终结;在美洲,
    被三十年代的尘风吹干,
    被四十年代的战火烧伤,
    被五十年代的胜利送往毁灭的单行线。
    但我听到寂静中的天籁,
    冲出尘世的迷乱,
    和伤痕累累的喧泻。

    干吗要预言,反正时间也没有终结,
    反正大地也没有边界。
    当我尘世之手伸向天堂之花,
    徒然地乞求心结,
    也同样地开放,
    眼睛能够闭下了,因为失败也不再遗憾。
    即使不能追随相伴,
    但只要能听到歌声,
    就超脱 […]

  •     北大附中求学记

      我在北大附中渡过了人生最美好的六年青少年时光,特别是高中的三年,让我终生受益菲浅。现在举几件小事说一下。

      教我初三平面几何的,是刘建业老师。他很瘦、其貌不扬、很矮、还瘸了一条腿。每次他慢慢用胳膊夹着大三角尺和圆规、一瘸一拐从走廊里走来给我上课,背后经常有同学低低的嘲笑声,那些嘲笑是连我这样那时正处于没心没肺的阶段的半大小子都听来心痛的。但他总是不文不火地,用他特有的严肃声音开始 […]

  •         “六.四”反思录

            引子、何去何从

      “六.四”过去已有四年多了;四年的时光,足以使人忘掉一切悲伤,改造一切记忆--来适应新的生活。如今,人们既不再关心是否有称其为“悲剧”的可能,又不再为此忿恨不平;而海外的一切“祭”,也不再使我感到悲痛;每年的这个时候,不同的政治实体都要照例动作一下,“六.四”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纯粹的纪念日。

      昨天,我有一个朋友做生意上海回来,谈到 […]

  •   在人类的黑暗时代里,个人的良知和良心是使人性生存的明灯。

      我的方叔叔就是这样一盏我生命中的明灯。当我过早地失去父亲、在黑暗中迷失时,是他默默地担负起一份像父亲一样教育我的责任。他是第一个像孩子一样与我们孩子玩的大人。他在每个夏日的午后都带我和他的孩子去大自然里游泳。他是唯一一个平等地与六岁的我和其他小孩每天不厌其烦地争论问题的大人。他在那个靠撒谎生存的黑暗时代里指给我看真实之中的光明。也是他示范我在任何时候都不 […]

  • 据万维读者史地文物网文(http://bbs.creaders.net/history/bbsviewer.php?trd_id=1079625):
    ===
    共军潇湘战史披露:长沙会战为日军带路的华南特委负责人彭春荣 […]

  •   本世纪三十年代,各个民主国家相继陷入了危机;其中,以当时工业最发达,科学最先进和教育最普及的德国的魏玛共和国走得最远,以最彻底的专制带替了民主制,建立了纳粹统治下的第三帝国。德国人民的这一选择有着深刻的历史和现实原因。其中,纳粹元首希特勒发表于1923年的《我的奋斗》对德国人民的这一选择有着很重要的影响。

      本世纪的人类史,是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开始的。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战后,柏林和巴 […]

  •   近来,伴随江泽民的到来,人权与中国的问题再一次地引起人们的关注。笔者因此注意了一下各个新闻网站如《纽约时报》和CNN的读者讨论。我有一个比较有趣的发现,绝大多数参加讨论的中国人(以姓名拼法为准)都认为中国的人权状况是好的,或者中国现在不需要人权,而绝大多数洋人认为中国的人权状况是差的。看来中国的人权状况被美国舆论界和美国人民歪曲误解了,或者美国人民硬要把人权强加给中国人民。

      笔者曾是整个“六•四”事件的体验者。 […]

  •   美国的长枪协会(NRA)总把个人自由持枪等同于美国的宪法第二修正案,其真相究竟如何?

      美国第二宪法修正案的原文是:“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

  •         一、什么枪

      能藏在兜里的手枪?我看不行,要是对方已 […]

  •   奕豹先生在《联谊通讯(48期)》中《兵的传说》中记述了两个关于德国潜艇水兵“团队精神”英勇无畏的故事。这里,我想讲两个有关另一方面的“战争的故事”。

            一

      希特勒展开“海狮行动”时,德国空军迅速取得了绝对的优势。英国的皇家空军在强大的德国空军的连续打击下,战机和飞行员的数量迅速减少,很快就显出了“颓势”。英国尽快招募了大量的年轻飞行员,准备为保卫祖国与德国人进行一场空中的血战。

      […]

  •   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美德?人性是如何从自然中进化来的?这里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下MATT RIDLEY写的THE ORIGINS OF VIRTUE(《美德的起源》)。

            一、进化中的数学

      人和人既有共同的利益又有利益的冲突。人与人的这种关系被形像地称为“囚犯的困境”:两个同案犯被分开关押,如果他们都不与警方合作,很可能因证据不足而一齐逃脱制裁;如果一人坦白将受到从宽发落,而他的同伴将受到 […]

  • 一、中文的逻辑语法

      我在北大附中时的中学语文老师李愈德,认为中文的原始语法基于逻辑而不是用词顺序,比如日常中“你买鱼了没有?”“你买了没有鱼?”“鱼买了没有你?”“你鱼买了没有?”“鱼你买了没有?”都对,虽然后四种说法被语言学家分别归类于“宾语后置”、“倒装”、“动宾词组做谓语”和“主谓词组做谓语”。剩下的一种说法“鱼买了你没有?”虽然在今天意思不同了,在古汉语里却等同于其它的几种说法--意思不同是因为近代引进了顺 […]

  •   词是中华文化的一件瑰宝。词的魅力是与词的声韵分不开的:读词往往就像唱着一首首朗朗上口、清新优美的短歌,简单的词句就能给人以“妙不可言”的感觉。为鉴赏的目的,我总结了一套简化易记的词谱,在这里介绍给大家。

      与词的声韵相关,词的创作可分三个阶段:一,以李白始,在律诗的基础上,增加了“粘”(即上下句不再象律诗那样“对”),“断”和“添字与减字”的表现手法,词产生并初步发展。显然,词比律诗更适于咏唱,更具有音乐性。二, […]

  •   一个平凡的人生,始于北大的家属院;
      生下七天慈母就被抓走,成了不够级别的狗崽子;喝偷来的牛奶长大,
      在寄宿人家的门槛上等妈妈和看世界,
      直到有一天被某一个灰头发带眼镜的陌生妇女扯走。
      上了北大的幼儿园。爸爸老是生病,妈妈老是要去医院照料,做孩子的我老是不能回家见爸爸妈妈和小姐姐;
      星期天幼儿园里一个人坐在自己的被子上发呆,喝剩鱼骨头做的汤,然后试图以看人生来打发时间。看见爸爸了,
      嘴里 […]

  •   让熏风将我升起,
       我是天堂中的一片碎叶;
      让海风将我带到,
       带到那充满了鸥鸣的家园;
      那里有我苦苦的祈祷,
       和我那烤焦了的童年。

      我在这静静的傍晚,
       象小船儿一样地飘泊。
      那空手回家的渔翁,
       夕阳在他眼中摇动;
      回忆又将他带到,
       他年轻时的几次还愿。

      多么轻柔,多么欢畅,
       在海的轻叹声中,
        月光在静静地顷;
      […]

  • 成朴 wrote a new post, 2 years, 3 months ago

      请不要为我哭泣
      因为死并不悲哀
       对我,它是欢乐,
      冲在了不该冲的地方
       我死了,是逻辑,
      怒在了不该怒的时候
       我死了,世界更有理序。
      然而我不能
       从活人的大笑中得到快乐
       指着死人的血泊立誓
       做个三思而行的智者
       着含有三条真理的长篇大论*
       替死者的父母悲哀
       做一篇没有瑕疵的铭文。
      死去,我要跑到
      他们的前边,像他们一样 […]

  • Load More

Forums

Close the Content Dock
Skip to toolbar